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9章 偷钱风波

高三生活很忙碌,每天一大早就要起床,黑灯瞎火地洗脸刷牙。

李显为了节省时间,住在学校宿舍里,宿舍有六个人,每天早晨都要抢水龙头。

经常会出现用错毛巾的情况,甚至误将别人擦脚的毛巾拿来洗脸。

这都还算好,最可气的是,有个同学喜欢把内裤搭在水龙头上冲洗,于是,他搭过内裤的水龙头就成了他的专属。

这样一来,水龙头越发紧张。

好不容易洗漱好,李显小跑到教室的时候,上课铃已经响了三分钟。

他偷偷摸摸地从后门混进教室,刚坐下就看到支政提了一个塑料饭盒放在他的桌子上。

“昨晚说好请你吃饭的,可奈不住手痒,两百块输没了。”支政搓搓手,指了指饭盒,“请你吃热干面吧。”

不得不说,支政人是浑了一点,信誉度还是可靠的,说请吃饭就请吃饭,虽然晚饭变成了早饭。

李显回应了一个感激的眼神。

“哪位同学会解这道题?”第一节课是物理课,老师名为曾书奇,在黑板上写下了一道题,看着下面。

见没有人回答,他也没有失望:“这题是难了点,不过......”

忽然,有人举起了手。

曾书奇兴奋地指着他:“同学你叫什么?”

“吴迪。”

“好,吴迪,你上来解题。”

“老师,我不会做。”吴迪摇摇头。

曾书奇不高兴了,沉着脸说:“消遣我呢?不会你举手干什么?”

“老师,我不会,但有人会啊!”吴迪辩解道。

“哦,谁会,解错了也没关系。”曾书奇扫视了一遍所有学生。

“李显会,他是能考大学的人。”吴迪指着最后一排垃圾桶边的李显。

所有人全都看向李显。

而李显一口热干面正塞在嘴里,看到所有人惊讶的目光,他连忙将嘴里的面咽下去。

拍了拍胸口,打了个嗝。

教室里忽然静的连针落地声都能听到,所有人仿佛预见到了李显的下场,敢在曾书奇课上吃饭的,他还是第一个。

事实上,李显早把吴迪在心里骂了一万遍,刚才他肚子实在饿了,要是等到下课再吃,面又冷了。

本来被书遮着,很隐秘了,可天杀的吴迪,又没招你惹你,你撩我做什么?

“要不要给你倒杯水,消化消化?”曾书奇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李显,旋转着手中的粉笔头。

“谢谢啊,老师,我自己有水。”李显又打了一个嗝,连忙拿起杯子喝了一口,讪讪地低下头。

这一声嗝在曾书奇听来,像是对自己示威一样。

“听说你能考上大学,来,大学生上讲台来做题,要是做不出来,嘿嘿!”曾书奇取了一把三角尺往桌子上一拍,吓得所有人噤若寒蝉。

支政偷偷为李显竖起了一个大拇指,低声说:“哥们,我是真服了你。”

李显苦着脸,高中物理公式什么的,差不多都忘了,哪里还记得。

他慢吞吞地走到讲台,盯着黑板看了许久,这才把题目看清,却迟迟没有动笔。

“哟,大学生都不会做了?”曾书奇抱着胳膊,站在一旁嘲讽道。

李显哪能受这样的冷嘲热讽,提起粉笔就唰唰写下了字。

得出结果后,他将粉笔一扔,径直走回座位。

曾书奇盯着黑板懵逼了,所有同学也看直了眼睛,那些奇怪的符号他们从来没见过,曾书奇倒是见过,但一头雾水。

李显得意地扬起嘴角,大学物理的内容,你们慢慢琢磨去吧。

“奇了。”曾书奇不可置信地拿起粉笔,自己也写了一遍解题方法,写了半个黑板才写完,结果一模一样,可李显的解题仅仅占了一个小角。

“这是大学的内容!”曾书奇又拿起尺子,敲了一下讲桌,恍然大悟地说。

李显耸耸肩说:“老师,您又没说,我不能用大学方法解题。”

曾书奇被这句话噎住了,看了李显好一会儿才移开目光,嘟囔道:“现在的学生,确实厉害,不过,尊师重道呢?”

下了课,吴迪借着扔废纸之便,从李显身旁经过,撞了他一下,低声道:“歪门邪道,我不信你其他学科都会。”

李显满不在乎地摇摇头,高中时期的学生心眼还是太小,丁点的事能记几天。

就在吴迪离开的时候,支政突然伸出脚,绊了他一下,然后,吴迪整个身子就摔了出去,一头栽进垃圾桶里。

“哈哈,薛洋,你看他像啥?”支政指着吴迪大笑几声。

这一道笑声,瞬间引来所有人的目光,他们看到吴迪从垃圾桶里爬起来,头上还挂着几根面条。

面条是之前李显扔的。

“狗吃屎!”薛洋嗓门很大,适实补充了一句。

这一句再次将班里气氛引向了高潮,所有人都大笑起来。

“你们,你们!”吴迪羞红了脸,愤怒地跑出了教室。

支政对着他的背影嘘了一句:“这傻子,真以为自己很聪明?”

“被李显抢了风头,心生怨气呗。”薛洋不屑地瞟了一眼,又看向李显,“哥们,以后哥几个的作业就靠你了。”

李显叹了一口气:“我倒是想给你们抄作业,可我也是两眼一抓黑,不会啊。”

“那你刚才怎么在黑板上解出题了?”薛洋不服气地说。

“你没看物理老师一堂课都是扑克脸,差点吃了我么?”

“拉几把倒吧,你抄作业糊弄老师有毛用?要我说,爱咋滴咋滴吧,反正不写作业,老周还能把我赶出教室?”支政翘着二郎腿,懒洋洋地说。

薛洋撇了撇嘴,嘟囔一声:“我又不像你一样,有个当局长的爹。”

上课铃又响了,吴迪走进教室的时候,不敢看支政,反而又阴恻恻地瞪了李显一眼。

支政对他比了一个中指,做出一个“快滚”的口型。

结果,一天课程下来,只要有老师提问或者答题,吴迪就说李显会。

老师也不厌其烦地喊李显答题,这把李显给郁闷的,不过,他也大部分都做出来了,虽然用微积分解高中题,有些超前,可是他不会其他方法啊!

李显始终没有想通,自己哪里得罪吴迪了,不就是说了一句要考大学么?用得着这么记恨......

第二天,周翔一脸阴沉地走进教室,一巴掌狠狠拍在讲桌上。

所有人看着周翔要吃人的脸,胆战心惊。

“今天发生的事,让我很不开心,也很失望,没想到我们班会发生这么恶劣的事件,偷钱是要进派出所的!是谁偷了于倩一百六十块学杂费?这一次,我可以不计较,只要你主动把钱交上来。”

周翔唾沫横飞地说着,不时拍着桌子。

众人全向于倩望去,只见她伏在桌子上小声啜泣。

“是谁?给你最后一次机会。”周翔扫视了一遍众人。

众人都默默鄙夷那个偷钱的人,面露不忿。

这时,吴迪颤颤巍巍地举起手。

“吴迪,是你偷了钱?”周翔怒视着他。

“周老师,不是我,但我觉得是李显做的。”吴迪回头看了看李显。

尼玛,又来了!李显恨不得走到吴迪身边抽他几巴掌。

“你亲眼看见的?”周翔质问道。

“老师,你看李显,他穿着打补丁的衣服,家里一定很穷,可昨天中午我还看他打了一只鸡腿吃。不是偷来的钱,又是哪里来的?”

吴迪话一说完,所有人全都看向李显,眼神中带着恍然大悟,更多的还是鄙夷。

上一世受惯了这样的目光,李显倒是表现的很平静,自己挣来的钱,干干净净,吃一只鸡腿怎么了?

一旁的支政忍不住站起来,指着吴迪说:“我那天还看到你妈跟一个男人走在一起,那我是不是可以说你妈偷了男人?”

所有人使劲憋住了笑意,李显暗中给支政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你,你,老师,他侮辱我妈。”吴迪又羞又恼,又不敢回骂,只能一脸无辜地看着周翔。

“支政,皮痒了是不是?再乱说话,就滚出去。”周翔也憋着笑意,憋的脸通红。

稳定了面部表情后,周翔才看向李显:“李显,你怎么说?”

“支政替我说完了呀!还说什么?”李显故作疑惑地回应。

“据我所知,你家庭条件并不好,为什么你吃的会这么好?一只鸡腿得不少钱吧。”周翔慢悠悠地出声,逼视着李显。

话音刚落,周萱立马低下头,悄悄回头望了一眼李显,眼神凌厉,意思好像是在说,不要让别人知道我家给你钱了。

“一只鸡腿算什么?我想吃的话,一顿十只鸡腿都吃得起。”李显摇摇头,自己身上还有两千块,只要自己愿意,还不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。

“就是,我请的,一只鸡腿算什么,李显,中午我再请你吃鹅腿,薛洋给钱,他爸开水产公司的,随便吃!”支政怒目扫视了一遍所有同学不善的目光,与他们针锋相对。

“哟,好大的口气,老师,你看,不是他偷的,还能有谁,他有钱怎么不穿好一点的衣服,反而一身破烂?”

吴迪没有理会支政的话,反而嘲讽着李显。

李显一听到有人拿自己衣服说事,还说是破烂,就怒了,站起来说:“我穿旧衣服怎么了?碍你什么事了?这是我妈一针一线缝补的,我不舍得换而已。穿什么样的衣服,跟我吃什么样的饭,有什么关系?你穿的人模狗样,不还是你爸妈的血汗钱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