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8章 险恶的学习环境

吃完午饭以后,李显拒绝了柱子的相送,将李萍留在了店里,一个人前往高中。

高中校门口早已围的水泄不通,随处都是自行车的铃声,一大群年纪相仿的学生三五成群走进了校门。

李显在门口站了一会,那“雍县一中”几个大字让他倍感亲切。

走进学校,迎面就是一幢三层教学楼,他曾经在这里学习了三年。

斟酌之下,他还是打算先找一找以前的班主任,经过一打听才知原来的班主任还是继续教高三五班。

他走到了教室门口,已经有不少学生在了。

一个二十六七的青年穿着白村衫坐在讲台前,戴着一副金框眼镜,看到李显后,微微讶异。

“李显?今儿什么风把你吹来了?”

李显走进教室,立马引来所有人的目光,他也不脸红:“周老师,我想上学。”

青年正是他以前的班主任周翔,自大学毕业后就回到学校教书。

周翔双手撑在讲桌上,双目含笑道:“上学啊?还以为您老来视察呢。”

班上立刻一阵哄笑。

“笑什么笑?好好学习,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,高考那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多少人从桥上掉下来摔死?当然李显不算,他属于逃兵,临阵脱逃,在古代是要处斩的。”

周翔对于李显今年开春退学一事,仍然耿耿于怀。

这下子,全班学生都认识了李显。

李显从高二起,就是周翔的学生,和他关系也还不错,腆着脸说:“老周,那时我这不是没钱嘛,你三天两头催我交学费,我脸上也过不去啊。”

一声“老周”,引得哄堂大笑。

周翔脸色立刻拉了下来:“李显,别给我嬉皮笑脸,把课本费和学杂费一百五十块交了,自己滚去最后一排找个位置。”

得了,最后一排就最后一排吧,这么多年,老周这调换座位的方式还是没变,学习好的永远在前几排。

而李显以往成绩一般,又经常拖欠学费,自然没有好的位置了。

李显交了学费,走到最后一排,发现除了垃圾桶的位置,其他座位都被占了。

他无奈地坐在板凳上,一股臭味立刻扑鼻而来。

“哥们,我叫支政,你打哪来的?”

旁边位置上一个学生留着这时代流行的寸头,嘴巴上一圈浅浅的胡渣,穿的流里流气。

李显笑着回应:“李村的,穷地方。”

支政也没在意,低下头,小声问:“有火没?憋的难受。”

说罢,他从兜里掏出两根烟,其中一根递向李显。

李显愕然看了他一眼,这么大胆的么?敢在周翔课上抽烟。

“没有。”李显摇摇头,也没有去接烟。

支政有些不悦,又推搡了一下前面座位的人:“薛洋,打火机从桌子底下递给我。”

薛洋没有回头,比了一个OK的手势,从桌子底下塞过来一只打火机。

“啪!”打火机的声音引得所有人好奇地回头。

“靠,你个猪,什么破烂打火机,声音这么大,想害死我啊?”支政低声骂了一句。

周翔的耳朵自然堪比警犬,一眼就看到面色讪讪的支政。

紧接着,一阵山崩地摇,周翔跨着大步子走过来,一把拎起支政,搜出了打火机和烟。

“出来!”周翔揪着支政的耳朵,将他扯出了教室,连板凳都被带出老远。

支政不停地哀嚎着:“老周,手下留情,烟都给你还不成吗?”

真惨!李显打了个哆嗦。

“咋了?还想贿赂我?你就在这站一节课,学校明令禁止抽烟,你还敢在我课上抽?怎么的,要做流氓?”

周翔指着支政一顿劈头盖脸地痛骂。

“明天上学,把你爸喊来。”

“老周,不对,周老师,我爸日理万机,忙着抓犯人呢,这点事就不用麻烦了吧。”

支政低下头,偷偷瞄了一眼周翔。

“哟嚯,你爸抓犯人,怎么没把你这小流氓抓进去教育教育?”周翔叉着腰,点了点支政的头。

“周老师啊,你这样说,就不对了,我身为社会主义接班人,思想那是经得住考验的......”

支政一听周翔将自己与那些犯人相提并论,有些急了,要是档案上落个思想存在问题,一辈子就有了污点。

“好了,别贫了,听你说话就头疼,这烟我没收了,没有下次。”

周翔瞥了他一眼,从他兜里将整袋烟掏了出来,塞进自己口袋里,走进了教室。

没有支政的打扰,李显一个人占了整张桌子,乐得清净。

新的书本还没有发下来,这一次来学校他又没带以往的旧书,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发呆。

忙碌了一天,他都有些累了,趴在桌子上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“嘭嘭嘭!”一阵敲击桌子的声音,将李显从梦中吵醒。

他睁开眼睛看了一眼,震惊地说道:“是你?”

在他面前站着一个女学生,竟然是曾经到过他家里的夏萱。

“没想到你也舍得花钱上学,那些钱留着修修房子不好么?”夏萱抬着眼睛,望着李显的头顶,有些傲慢,“你看你,衣服上还有破洞,也不知道换件新的,还有,不要让同学知道我去过你家。”

李显愕然看了看自己,身上穿了一件打着补丁的短袖,洗的发白。

可他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,作为一个学生,上学当然是以学业为重,何况衣服还是上学前,母亲一针一线缝补的。

“有什么事吗?”李显没有发怒,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。

“这是你的书本,自己清点一下,别不见了赖我。”夏萱将一摞书扔在了李显的桌子上,离开时又强调了一句,“不要让人知道,你认识我。”

“夏萱,走啦,快点,出去玩,你和他认识?”一个女同学走到夏萱身旁,皱眉看了一眼李显,“咦,他的衣服还打着补丁。”

夏萱连忙摇头:“没,没有,我就是给他发书本。”

“......”李显看着两人的背影,一阵无语。

就在这时,支政鼻青脸肿地走了进来,一屁股坐在凳子上。

看着书本的李鲜,偏过头瞅了一眼支政,见他脸上还有一个巴掌印,不由诧异地问:“咋了?被老周揍了?”

“嘿,我爸扇的,老周不是个东西!”支政忿忿地揉了揉脸。

前后两句完全不搭调,他爸扇的,关老周什么事?

“你爸下手是重了点。”李显没有多问,点点头。

“要是只挨一巴掌我也就认了,可我爸,居然还给老周送了一个收音机,索尼牌的,气得我直哆嗦,又不敢当场发泄,上楼梯还想着这事,结果一不留神,摔在楼梯上磕成这样的。”

支政捂着脸,叹了一口气。

李显憋着笑意,继续看自己的课本。

“我说兄弟,老周又不在,装这么像干嘛,难道你还真打算好好学习?”支政有些鄙夷地看了他一眼,意思是在说,我们都是最后一排的学生,装什么装?

李显笑着说:“是啊,我打算考大学呢!”

他的声音不算小,除了支政,就连前排的薛洋等人全部回过头,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。

片刻之后,剧烈的嘲笑声爆发出来:“你们听到了吗?李显他要考大学。”

“我薛洋都没有这么高的追求,你一个最后一排的垃圾学生,也敢大言不惭?”薛洋努努嘴,一副不屑的模样,看了看李显背后的垃圾桶。

支政一下子站起来,揪着薛洋的衣领,骂道:“薛洋,你个驴养的,骂谁呢?谁是垃圾?”

“支哥,支哥,消消气,我没说你,我说的是他。”薛洋立刻软了下来,低眉顺眼地道歉。

支政松开了他的衣领,手一摊,板着脸说:“烟都拿出来。”

薛洋哭丧着脸:“支哥,悠着点,就这么几根了,这个月才刚开始。”

“怎么?合着你只打算给我一根,其他自己留着?”支政冷笑一声,一把将烟盒从他手里夺过来。

李显不耐烦地看着他们吵闹,只想换个清净的地方。

不过,第二天整个班都在传李显要考大学的消息,引来所有人的嘲笑。

要知道考上大学的哪个不是班上成绩数一数二的,而李显一个倒数第一排的,也敢说大话。

不时有经过的同学,对李显指指点点、窃窃私语。

李显懒得辩解什么,一堆课本等着他复习呢。

支政突然在上课的时候转过头,眨眨眼睛对李显说:“李显,我相信你,也感谢你!”

“啊?”一句感谢弄得李显摸不着头脑。

“昨晚回家,我爸还准备训我,我就学着你的口气对我爸说:我要考大学呢!结果,你猜怎么着,我爸当场愣住了,兴奋地奖励我两百块,还夸我有出息,晚上我请你吃饭。李显,你真聪明,脑子好使,懂得用这么一招,在家你爸妈肯定也没少骂你吧?”

支政会心一笑,一副我懂你的表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