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7章 上学

等见过李进德以后,李显才知道因为田里放水的事情,与别人发生口角,被人用锹在背上伤了一条口子,不算严重。

然而,奇怪的是,这次叔叔伯伯却打着看望李进德的名义前来,还携带了“厚礼”,大伯带了一袋白糖,二叔带了二只苹果,三叔干脆带了一个木头凳子......

李显记忆里,上次他伤的那么重,都没见三人来看望过,甚至连一句问候都没有,为什么今天突然转了性?

李显看着两只苹果,有些蛋疼,还不够李善三个孩子分......

晚上,李进德借了隔壁家的桌椅,开了两桌饭席,大人一桌,孩子一桌。

李显却被安排到大人那一桌。

酒过三巡,这些叔叔伯伯也渐渐透露来意:“侄子啊,听说你生意最近做的不错,要不带你几个兄弟姐妹也见见世面?”

“果然如此!”李显心里暗暗嘀咕一句,但他也很无奈,最怕的就是这样的亲戚,只要你有一点成就,他们就循着味叮上来。

“大显也就是瞎闹腾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黄了,你们别跟着折腾。”见李显没有说话,李进德很快明白他的心思,替他打了圆场。

“老三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大显,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,他有多少能耐,我们几个叔叔伯伯还不清楚?”大伯抿了一口酒,又夹了几块肥肉,堆满了白瓷碗,似乎要将一袋白糖钱吃回来。

“就是,老三,锅里的肉,难道要便宜外人?那柱子和栓子都干得有模有样,我们自家孩子还会差了?”四叔适时补充了一句,在众目睽睽之下,时不时站起身,摸一摸自己屁股下的椅子,好像是在提醒李显,自己也是送了礼的。

倒是二叔表现地很沉稳,一杯接一杯地敬着李进德,面含笑意,忽然轻咳一声,清了清嗓子说:“孩子们的事情,他们自己操心就行了,我们这些老家伙,跟着瞎操心啥。”

“老二,你这话说的就不地道了,合着你家小萍有了着落,我们的孩子就该干看着?”大伯将酒杯往桌上一顿,脸色也不知是醉的,还是气的,红了脖子根。

“老大,你怎么说话的,我家小萍与大显关系好,那是他们的事,你赖我有什么用?”二叔一拍桌子,有些不悦。

“好了,好了,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李进德扯了扯了二叔,又给大伯添了一杯酒。

两人却不约而同地别过头去,不看对方。

李显知道自己再不说几句话,他们还要继续闹下去,以他前世的性格,说不得会当场闹翻,可是重活一世的他,想要顾及父母和爷爷奶奶的面子。

这些无所谓的人,他是不在乎的。

“这样吧,我新开张的店还没有多少起色,各位兄弟姐妹过去也做不了什么,要是年底赚了钱,我再考虑扩张,那时自然少不了大家帮忙。”

李显可不想刚开的店就被这群亲戚给弄没了,只能使用缓兵之计,到时开一个小一点店,送给亲戚挥霍,他们做不好就有理由开除他们,那时大家也都没有话说。

大家一想也是,李显刚开业总会有一些风险,不如等他年底真有能耐了,再过来分一杯羹。

吃过晚饭后,几位叔叔伯伯带着各家女人与儿子女儿,全都回家了。

而李显家中却成了一片狼藉,李显带着李善三人帮忙清扫垃圾,李信与李真抢着扫地,为了争一把笤帚,弄得面红耳赤。

李显赶紧拉开两个小家伙,摸摸他们的小脑袋笑道:“好啦,好啦,你俩啊,都乖乖坐着,哥哥来扫就行了。”

他俩却不愿意,又去争簸箕,不过却被李善抢了先,两人只能站在一旁干瞪眼,俨然成了家中的开心果,惹得众人一阵欢笑。

纳凉的时候,李进德叹道:“大显,摊上这样的亲戚,我知道你心里装着委屈,可人这一辈子啊,也就这么多亲人,有些亏吃了也就吃了。”

“是啊,大显,你也别埋怨他们,他们也都不富裕,还有一家子要养活。”彭兰花给李进德送来一碗凉水,听见他们的谈话,插了一句。

李显摇摇头,不置可否地说道:“其实,没什么的。”

栓子依然往返于深圳和雍县之间补货,偶尔李显会跟着他去一次,指点他该买些什么。

柱子经历过最初的彷徨之后,开始将服装店打理的井井有条。

而李显大部分时候都陪着李善三人放牛,下河摸些鱼虾,按照他的说法,没有经历过这些的童年,是不完整的童年。

“是不是和你们想象中的生活不一样?”李显编织了一个花环戴在李善头上,托起下巴看了看,这小姑娘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,气色好了不少。

远处,李信与李真正好奇地抓着蚱蜢。

李善依然话不是很多,笑容也很恬静:“挺好的,我喜欢这样的生活。”

“明天就要开学了哦,我看你将李双的小学课本都学的差不多了,应该可以直接跳过五年级,不过还要看看老师怎么说。”

“嗯。”李善心里有些憧憬,也有些紧张,本以为此生读书是一种奢望,哪知也有实现的一天。

李显站起来身来,伸了个懒腰,想起了前世自己的女儿,突然父爱爆棚,大声说道:“以后我们都要上大学,我还要给你们最好的生活。”

李善抿嘴看着李显的背影,觉得他很高大。

“哥哥,你在说啥?”李信与李真从草丛里探了探小脑袋,一脸迷茫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彭兰花为几人准备好了新衣服,也是李显前往深圳带回来,价格虽然不贵,却在村里也是数一数二。

吃完早饭,李显领着三人前去隔壁村子里的小学报名。

李信与李真可以从一数到两百,跳过了学前班,直接入了一年级,而到了李善这里就有些麻烦。

她年纪太大,没有上过一年级,档案也没法入,耽搁了半天也没有解决方案。

无奈之下,李显又去求了一趟王大头,因为小学校长是他姐夫。

有了这一层关系,校长就让李善当场做语文和数学试卷,而李善都考了八十分以上,校长便答应李善进入六年级,顺便托人将她档案也“完善”好。

“王大头,我这几个弟弟妹妹你可得托人帮忙照看照看,别让他们受了欺负。”李显从学校出来,和王大头走在一起。

“你小子,没大没小的,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么?你要叫我什么,自己心里就没点数么?”王大头一下子炸了毛,指着李显就开骂。

“......”李显看了他一眼,也不知该说他什么好。

“好了,我走了,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,你的弟弟妹妹不就是我的儿子女儿,放心就是。”王大头摆摆手,和李显在路口分开。

李显一扶额头,都不忍打破他的美梦,敢情这货一直把自己当上门女婿呢?

看到李显一声不吭地走了之后,王大头碎了一口:“这小子,看你到了年底,翅膀还硬的起来不?”

李善他们上了学以后,李显也开始操心自己的学业,雍县一中在县城,离家太远,只能在学校住宿,或者到服装店凑合着住一晚。

李显留了一些钱在家,嘱托彭兰花不要舍不得花,几个弟弟妹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需要营养。

彭兰花满脸笑意地答应了下来,她也将几个孩子当宝贝一样,又怎么会亏待他们。

何况她也知道李显做服装生意确实赚了一些钱。

李显离开村子的时候,带上了李萍一起,打车去了县里服装店。

一看到李显,小玲与小艳赶紧过来帮他提行李,这几个月,工资从来没有拖欠,她们心里很是感激。

“这是我妹,李萍,以后就和你们一起在这里工作。”李显拉着李萍和两人打了招呼。

“萍姐好!”两人一听是老板亲戚,不敢怠慢。

在里面算账的柱子听到声音,匆匆走了出来,看到李显后,上前在他胸口轻轻击了一拳:“算着你也该来了,怎么?真打算考大学?”

“不然还有假?”李显也同样还了一拳,迈步走了进去,仔细打量了一番店里布置,满意地点点头,“不错,一目了然,看来你们没有少操心。”

“那当然,我可是掉了不少头发,你得补偿我。”柱子打趣地说道。

“柱子哥,你的头发也没剩多少。”李萍掩嘴浅笑一声。

“哟,这是李萍妹子?不出声我都没看出来,真是女大十八变呐!这模样,可不比那些唱歌的差。”柱子惊呼一声,围着李萍转了一圈。

李显瞪了柱子一眼,出声打断了他:“行了,行了,你就别贫嘴了,中午我就在这边吃,有什么整点来。”

柱子打了个响指,吩咐着两个服务员:“小玲你去对面王记烧鸡,买两只烧鸡,要是有烧鹅,也给我整只回来,记我账上;小艳,你去炒两个小菜,把饭也煮了。”

“得嘞!”两人欣然而去。

“哟,看不出来,你把我这服务员指挥的可以嘛!”李显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那是,也不看看我是谁。”柱子傲然仰起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