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5章 弟弟妹妹

询问过李善三人的意思后,他们都愿意跟随李显回老家,因为在深圳生存很艰难,饥一顿饱一顿,还常常受人打骂。

李显点点头,在老家虽说没有大鱼大肉,但青菜萝卜还是不少的,以后他和李双离开村子,也有人陪陪父母,怎么来说都是不错的。

这年代购买火车票不需要身份证,李显很轻松就为几人买好了票,李善三人从没有坐过火车,有些惊恐。

到了县里以后,李显就在火车站外面挂了一个牌子摆地摊,满满当当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服装,很快就吸引了行人的注意。

再加上他们大声吆喝,越来越多的人围拢过来。

李显的衣服比正规店卖的便宜,质量也都相差无几,大家看上眼了,都抢着购买。

一天下来,赚了将近六七千块,还剩下几条牛仔裤没卖出去,李显打算给他们自己留着。

给栓子兄弟一人分了五百,又为李善三人买了几串糖葫芦,他们就坐上最后一趟四轮班车回家了。

李善三人怯生生地跟在李显身后,看到李显父母后,羞答答地不敢露头。

“他们是?”李进德和彭兰花疑惑地看着三人。

李显连忙将事情的经过告诉父母,同时心里也十分忐忑,生怕父母不愿意收留他们。

“都是可怜的孩子,留下来吧,有我们一口吃的,自然少不了你们。”彭兰花叹了一口气,微笑着牵着他们的手,依偎在怀里。

三人在彭兰花怀里小声啜泣着。

“大显,这事你做的厚道,没有错。”李进德拍了拍李显的肩膀,给此事定了性。

李显心里一下子舒坦下来,连忙拿出两百块钱来,得意地说道:“老头子,我在深圳赚了一些钱,你去买点肉,晚上我们也吃顿好的。”

“有你的,这才几天就赚了?得瑟的你,有钱也不知道攒着娶媳妇,说到娶媳妇,王大头那一万块是怎么回事?他逢人就吹嘘,你李显已经是他家上门女婿了。”李进德忽然想起了这件事,厉声质问李显。

“那老东西,我什么时候答应了,年底,年底我就打他脸。”李显讪讪地缩着头,不过心里确实感激王大头,虽然他人品一般。

“今天确实该庆祝庆祝,老李啊,你去割点肉,有什么菜也都买一些,顺道把大显爷爷奶奶也喊来,一家人热热闹闹凑一顿。”彭兰花拉着三人进了屋,回头对李进德喊道。

李显的爷爷叫做李世江,做过一段时间的村支书,可惜因为喝酒误事,被群众举报了,他也从村支书的位置上被撸了下来。

奶奶叫做叶前英,慈眉善目,对李显和李双很好,总会把好吃的留给两人。

李显爷爷来的时候带了一瓶白酒,一进屋就大声喊着李显,奶奶则进了厨房,帮李显他妈添加柴火。

“大显,累死我了,听说你带回来几个孩子,让爷爷看看。”李世江一屁股坐在门外的椅子上,揉了揉腰。

“爷爷,你的腰病又犯了?”李显走了过去,帮李世江捶了捶背。

李善三人也跟在李显身后喊着爷爷。

“不错,都是好孩子,爷爷这次来,也没带什么,就一人给你们十块钱。”李世江从兜里掏出三十块钱,递向三人。

三人摆手不肯接受,李显笑着说:“收下吧,爷爷的一点心意,以后报答爷爷就是了。”

听了李显的话,三人才收下钱,帮着李显捶背。

“好,好!”李世江大感欣慰。

晚间的饭菜很丰盛,有白菜炒瘦肉、粉条炖肉、清蒸武昌鱼,还有几样清炒时蔬。

由于瘦肉没有多少油水,买的人并不多,价钱自然不贵。

李世江知道李显受了伤,也就没有逼他喝酒,自己斟了一杯,喝完问道:“大显,你的伤好利索了没?”

李显拍拍胸脯:“早就好了,也就你们不放心,不信你问问小善,我上次追她追了几条街。”

李显话音刚落,李善白皙的脸蛋瞬间红的跟苹果一样。

“就你话多,来,小善,别理你哥,吃菜,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们几个。”彭兰花瞪了李显一眼,摸了摸李善的长发,给她夹了一大块红白相间的五花肉。

“还有小信,小真,你们也吃,光吃饭怎么行,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不要客气,这里就是你们的家。”彭兰花又给小信两人夹了菜。

李显奶奶眯着眼睛笑道:“多好的一家人,和和善善的。”

李信转过头看向彭兰花,脆生生地问:“我可不可以喊你妈?”

“这孩子,李显喊什么,你们也喊什么。”彭兰花欣喜地说道。

“妈……”三人齐声喊道。

“哈哈哈......”所有人都笑了起来。

“三儿,今天高兴,陪我喝两杯。”李世江给李倒了一杯,碰了一下。

吃完饭后,李善三人帮忙彭兰花收拾,彭兰花起初让他们歇着,可他们三人闲不住,麻利地洗碗扫地。

李世江泡了一杯茶,坐在院子里,与李进德聊着田里的事情,今年的雨水较少,眼看着又是一个旱年,两人都愁眉苦脸叹着气。

叶前英则拉着李显问长问短,人上了年纪,话就多了起来,李显很有耐心地陪着她,跟她说一些最近发生的事情。

上一世爷爷奶奶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,就过世了,等他有了一定能力,也没来得及让两个老人家享福。

睡觉的时候,李显和李信一间房,李善与李真睡在李双的房间,虽说有些拥挤,但也只能凑合着过。

他打算到了年底,卖掉股票以后,重新修建一个大一点的砖瓦房,让大家都有各自的房间。

目前他的打算是,继续做服装生意,赚取差价,虽说利润越来越少,可钱总不能留在手里。

其实中俄贸易也有很大的利润可以赚,但是那边太远,不适合他做,他也只能守着相对近一点的深圳。

就在李显睁眼想事情的时候,李信突然开口说道:“哥,谢谢你!”

“啊?”李显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我们三个人一直没有家,在这里不用挨饿受冻。善姐姐和真妹妹她俩也很高兴。”李信说着说着眼泪掉了下来。

“好啦,好啦,快点睡觉,一家人不说这些。”李显将李信搂在怀里,安慰着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李善李真就帮忙着打扫院子,彭兰花已经去了菜地摘菜,她俩看到李显起床以后,齐声喊着:“显哥,早啊。”

“你俩起的这么早啊?”李显笑着走过去,拿起放在一边的扫把,将地上的落叶聚拢在一起,又看向李真说道,“小真真,快拿簸箕来。”

李真欢快地拿来簸箕,亦步亦趋地跟在李显身后,收拾着杂物。

李显看着她可爱的样子,很想捏捏她的小脸蛋,用以后的话,李显觉得她就是一个小萝莉。

李显不时看看李善,李善总是不好意思与李显对视,可能是因为当初抢了钱的缘故,一直过意不去。

可李显知道了她一直养着弟弟妹妹,不得已才做那些事,心里很佩服她,多次告诉她不用介意,可她依然话不多。

这时候,李信也起了床,也跟在李显身后。

李显看着身后两个跟屁虫,笑着摇了摇头,一个小正太与一个小萝莉。

上午的时候,李显拿上了户口本,去了一趟派出所,将三人的情况说明,管事的公安听到李善三人亲口承认,也就为他们办下了户籍。

“你们想上学吗?”回家的路上,李显问他们。

“可以吗?”李善脱口问道。

“当然可以,看你们意愿,不过,我觉得还是读书好。”李显点点头,如今全国各地都在扫盲,要是不读书,将来出去跟睁眼瞎一样。

“那就读书。”李善声音很轻,可能是因为调养的缘故,没有了当初的嘶哑。

“我们也读书。”李信与李真齐声说道。

“你俩才六岁,下半年刚好可以入学读一年级,可是小善她,已经十二岁了,这时读书已经有点完了。”李显也不愿意李善和他们一样读一年级,那样会受到其他人的歧视。

李善默默地低下头,用蚊子嗡一样的声音说:“我没事的,和他俩读一年级也可以。”

李显犹豫了片刻,想了想说道:“不用,我最近也都在家,我来教你!”

李善微微抬起头,偷偷看了李显一眼,羞涩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哥哥,你偏心。”两个小家伙不乐意了,嘟着嘴。

“好好,你俩一起,真拿你俩没办法。”李显笑着摇摇头,一左一右牵着两人的手。

之后的日子,李显给了柱子和栓子九千块钱,让他们去一趟深圳,买一些衣服回来。

栓子性格沉稳,柱子性格机灵,想来他俩去办事,问题应该不大。

而柱子和栓子也不敢怠慢,第二天就坐上了前往深圳的火车。

李显请村里的木匠制作了一个小黑板,安安心心在家教三个弟弟妹妹学习,从一年级的功课教起。

周末的时候,李双回来一趟,听到三个陌生小孩叫他哥哥,大为震惊,可当他听说李显在深圳发生的事情以后,也就释然了。

李双抽空指点三人的学习,图文并茂,比李显专业多了。

过完周末以后,李双也就回学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