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4章 再遇乞丐

四月份的时候,李显喊上柱子,又打算去了一趟深圳,这一次,柱子带上了他的大哥栓子。

栓子已经二十二岁了,没有读书,也没有娶媳妇,老实巴交的农民。

起因是柱子他妈给柱子洗衣服的时候,摸到兜里的两百块钱,顿时心里一紧,以为柱子偷来的,在她的逼问下,柱子才说了实话。

于是,他妈就让栓子一起来碰碰运气,能不能赚到钱倒是其次,总好过一辈子守在田里。

对此,李显也不拒绝,多个人多份劳力,何况这一次他打算多买一些衣服。

不仅仅是牛仔裤,什么皮衣皮裤,只要是深圳人穿的,他都准备带一些回去。

到了深圳,和柱子第一次来一样,栓子也是两眼放光,柱子则在一旁得意地向他解说。

三人在上次那家面馆吃完饭以后,打算直奔批发市场,早点办完事情早点回家。

正当他们结完账向街道的时候,李显偶然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似乎是受了不轻的伤,在一个巷子口有气无力地蹲着。

他又多看了一眼,这才认清,居然是上次抢钱的小乞丐。

于是,李显向柱子使了一个眼色,柱子顺着李显的目光,看到了小乞丐,很快明白了李显的意思,拉了拉他大哥栓子,两人一左一右包围上去。

小乞丐虽然受了伤,但是一身机警的本事没丢,见人来了,就往巷子里面跑,可速度还是慢了一些。

栓子身体粗壮,跑起来比柱子只快不慢,穿过第二个巷子时,按住了小乞丐。

李显气喘吁吁地跑过来,见到小乞丐被柱子和栓子牢牢摁在地上,有些不忍,可他也不是圣母,不会就此罢休,毕竟是小乞丐抢钱在先。

“说,上次抢的钱在哪,还给我!”李显轻轻踢了小乞丐一脚。

小乞丐抬起蓬乱的脑袋,迷茫地看了李显一眼,似乎没有什么印象。

“别装,上次就那家饭馆,抢我三十块。”李显指了指外面,面色有些厌恶。

“大显,别跟他废话,揍他一顿就老实了。”柱子在一旁说道。

小乞丐脏兮兮的小脸上终于露出恐惧的神色,畏畏缩缩地抱着头。

李显摇了摇头说:“算了,将那三十块还我就行了。”

“没有。”小乞丐小声说了一句,声音有些嘶哑,听着让人很不舒服。

“那就把你送公安局!”李显脸色阴下来,三十块虽然不算多,但是对于自己父母而言,需要种多少粮食才能换回来。

“大显,我就说吧,揍他一顿,这小子太不老实了。”柱子捶了小乞丐一拳,小乞丐吃痛叫了一声。

“送公安局吧。”李显懒得再与这种油盐不进的滚刀肉纠缠,一把将小乞丐拽起来。

小乞丐很轻,没有多少肉。

忽然,巷子里面冲出两个更小的乞丐,一男一女,年纪在六七岁左右,他们扑向了李显,抱住李显的腿,拖着不让走,哭喊着:“坏人,不许带我哥哥走,不许抓我哥哥!”

李显一下子哭笑不得,合着到头来自己却成了坏人,不过,当他看到两个小乞丐水汪汪的大眼睛时,心里一酸,摸了摸他们头说:“你哥哥抢了我们的钱,这是不对的。”

“不要带走哥哥,要抓就抓我们,哥哥的钱都给我们买吃的了。”两个小乞丐鼻涕眼泪流了李显一裤腿,依然不肯松开手。

柱子和栓子也都有些手足无措,杵在那里不知做些什么,栓子犹豫了一下,吞吞吐吐对李显地说:“大显,他们也怪可怜的,要不......要不就放了吧。”

“可怜就不用守法了吗?”李显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跟死鱼一样的小乞丐,给他后脑勺来了一巴掌,“这巴掌给你长长记性,还好这次遇到我。”

回应李显的是肚子一连串“咕咕”叫的声音,李显面色怪异地看着三个小乞丐,叹了一口气,“就当你欠我三十,不过,要还的,你们,跟我走吧。”

李显将三个怯生生的小乞丐带到了面馆,面馆老板已经熟悉李显了,看他带了三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回来,不由嫌弃地说:“小哥,你咋把他们带来了,这几个小鬼天天在这一带坑蒙拐骗,昨天这大的还挨了一顿打。”

“老板,再来三碗面,最大碗的,肉不用多放,面一定要多,什么配菜都来一些。”李显没有回答老板的问话,拉着小乞丐坐在桌子上。

有生意上门,老板也没有多说什么,转身忙去了。

“大显,你咋还给他们吃的?不抓他们就不错了。”柱子大大咧咧地将蛇皮袋放在桌子一角,有些不解地坐下。

“难道就把他给放了?我还惦记着我的三十块呢!”李显一拍桌子,吓得坐在一条板凳上的三个小乞丐像鹌鹑一样缩着头。

“大显,按照老书记的说法,你这叫赔了夫人又折兵。”栓子也移开板凳坐到柱子对面,翁声翁气地说道。

“哟,栓子,看不出来,你肚子还有点墨水啊,老子这确实就是他娘的赔了夫人又折兵,还得伺候三个小爷。”李显灌了一口茶水,瞪了三人一眼,欲言又止,“你们呐,算了,遇到你们算我倒霉吧。”

柱子不屑地说:“这有啥,老书记来来回回也就会这几章三国演义,一年到头逢人就讲,耳朵都生茧了。”

老板先后送来三大碗面,又在面上浇了一大勺肉汤,粗着嗓门说:“你们三个小鬼,这次遇到贵人了,以后别再干偷鸡摸狗的事。”

见三个乞丐拘谨地垂着头,不时偷望一眼面碗,却迟迟没有动筷子,李显敲了敲桌子,说:“你们刚才胆子不是挺大的吗?现在一个个变鹌鹑了?快吃!不许剩一点,有剩下的就把你们送公安局。”

“谢谢!”三个小乞丐小声说了一句,拿起筷子就开吃。

不一会儿,三碗面同时见底,连面汤都被舔的一干二净。

李显三人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们,柱子幽幽说:“我的乖乖,他们这是多久没吃东西了。”

“还饿吗?”刚才那一声“谢谢”,令他心里暖洋洋的,于是,他说话的声音也温和了许多。

三人不约而同地摇头,年纪最大的乞丐鼓起勇气,抬头看着李显说:“对不起!”

“哼,一句对不起就行了?你先欠着我的,以后慢慢还。而且,我请客吃饭,哪能让客人吃不饱?”李显笑了笑,喊了一声老板,“再来三碗面,这次面少点,肉多放一些,别小气,少不了你的面钱。”

“大显,你不会把他们当儿子女儿养吧?”柱子担忧地问道。

这一句话倒让李显想起了前世的女儿,和眼前这个小萝莉乞丐差不多大,一念及此,他不经意地露出一个温馨的笑容。

吃完面以后,李显付了钱,不算多,也就十来块。

三个小乞丐默默地跟着李显身后,也不说话。

李显问他们:“你们家在哪?”

三人摇了摇头,年纪大一点的小乞丐说:“我们没有家,住在巷子垃圾堆里。”

“你们爸妈不会也不在了吧?”李显下意识地问了一句。

三人低下头,露出难过的表情。

“你们要去孤儿院吗?”李显首先想到了孤儿院,若是孤儿院愿意收留他们,他们也不用挨饿。

三人不说话,但脸上的表情显然是不愿意的。

“算了,算了,天大地大,哪里还没有一口饭吃,你们就跟着我吧。”李显摆了摆手,就当积个善缘,没遇到的他不想管,但遇到的他也说服不了自己的良心。

柱子和栓子对望一眼,心里暗道,不会真的要当孩子养吧!

前往批发市场的路上,李显也终于知道三人的姓名,大的叫小狗、小一点的叫小猫、最小的叫小鸡......

这些名字让李显苦笑不得,都取的什么鬼。

不过,他也知道了这几个乞丐不是一家人,都是被父母遗弃的孤儿,这些名字也是自己为自己取得。

李显想了想,分别为他们取名为李善、李信、李真,寓意他们要做善事,讲诚信。

三人也都没有意见,默默地记着自己的名字。

到了批发市场,李显又找到了上次那家老板,老板对李显有些印象,一看是回头客,给他又优惠了很多,一条牛仔裤只卖他八块。

李显一口气买了一百条牛仔裤,又买了一些质量好的皮衣皮裤,就是目前深圳最流行的款式。

在李显的要求下,老板又送了他三套便宜的童装。

办完这些事情以后,李显带着三个乞丐,柱子和栓子背着大包小包的衣服,走进了一家小旅馆,开了两个房间,三个乞丐一间,他们三人一间。

李显让三个乞丐好好清洗一番,换上新衣服。

第二天,准备离开深圳的时候,李显惊讶地发现洗完脸以后的三个乞丐,全都长得眉清目秀,尤其是老大,更是水灵。

“他,他到底是带把的,还是不带把的?”柱子指着长头发白皮肤的李善大叫一声。

不止是李显三人,就连李善的弟弟妹妹都有些疑惑,好好的哥哥,怎么说变就变,就变成了姐姐。

“我,我是女的。”李善羞嗒嗒地低下头。

“我的天,我居然被个姑娘抢了钱。”李显一拍脑门,有些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