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3章 股票

在前往深圳的绿皮火车上,到处都是人,就连过道都堵的水泄不通,李显与柱子坐在一排,他将一万多块塞进了里面衣服的口袋里,胳膊紧紧地压着。

外面口袋就留了一百块作为路费,这个时代的贼特别多,稍微不注意口袋就能被划出一条口子。

而且,火车上也不安全,他不敢睡觉,时刻让自己保持清醒。

柱子却一个人没心没肺,睡得口水都流了出来。

在他对面坐着一对大学生,男的很帅气,女的也很漂亮,胸口都别着校徽,也看不清是哪家学校的,两人似乎是一对情侣,一路有说有笑,表现的很亲密,在这个年纪谈恋爱确实够前卫的。

李显不动声色地笑了笑,想起了自己的曾经,后来辍学后,他选择外地打工,有了一定积蓄,又重新返回学校读书,最终考上了西部的一所大学,在大学里他也有一段故事,可惜最终以遗憾告终。

“小兄弟,要不要一起玩牌?”对面的女大学生对李显喊了一声,普通话很标准,声音也很清脆干净。

李显本不想与陌生人交流,可想着到深圳还得十来个小时,屁股坐的有些酸痛,还不如打发时间,转移转移注意力。

于是,在两人期待的眼神中,李显答应了。

李显的牌技很好,以前在宿舍没有少打牌,一路上赢多输少,那对情侣很佩服他,就互问了姓名。

男大学生叫做方纯,女大学生叫做魏慧敏,得知李显要去深圳做生意时,他们脸色有些怪异,含蓄地表示他这个年纪应该上学,而不是下海。

李显自然也懂,这个年代经商是不被人看好的,读书才是正经事。

可李显知道,再过十来年,商人的地位将会一跃而起。

到了深圳,李显与两人告别,就下了火车,深圳火车站不是很大,却是人山人海。

李显紧紧地夹着钱,与柱子两人挤出了火车站。

“......冥冥中都早注定你富或贫,是错永不对真永是真,任你怎说安守我本份,始终相信沉默是金......“”

走到街上,时代的气息扑面而来,两排不算高的楼房上挂满了广告牌,商场的大喇叭里放的是香港歌手张国荣的《沉默是金》,行人不管男女老少都穿着夹克皮衣和尼龙裤,街道边一群三轮车夫看见人就过去吆喝。

数不清的地摊摆满了过道,就连脚也挪不开,不时有班车擦肩而过......

相比于柱子的目瞪口呆,李显表现地很沉稳。

他们一人背了一个蛇皮袋,里面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,在大街上东张西望。

街上满是他们同样装扮的人。

由于在火车上就啃了几口干饼,李显找到一家小饭馆,为柱子和他自己点了两碗牛肉面。

老板殷勤地送来满满两大碗面,面上好几块牛肉,又送了一些免费的配菜。

两人吃得发胀,一共才花四块钱。

就在李显收了老板找零的九十六块时,突然窜出来一个瘦弱的小乞丐,个子不高,在李显手里抓了一把就跑。

李显怔了片刻,马上反应过来,着急地呼喊柱子快去追赶。

柱子二话不说,提上袋子就紧追在小乞丐身后,李显也收好东西跟了上去。

小乞丐拐进一个巷子里,消失不见了,显然对这一片区域很熟悉。

等李显赶到以后,柱子一脸懊恼地望着四周,哪里还有刚才的小乞丐。

李显走过去拍了拍柱子的肩膀,这种事情遇到了,只能自认倒霉,好在也就丢了三十块。

同时也提醒了李显,钱不能放在身上,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被人摸走了。

李显带着柱子询问路人,终于找到了证券公司的位置,一走进大厅,服务员热情地招待他们,丝毫没有因为他们年纪不大而冷落,并不停地向他们推荐股票。

由于证交所还没有营业,此时的证券公司只有五只股票,分别是深发展、深万科、深金田、深安达、深原野。

公司里并没有多少股民,股票上市初期,大家都不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

李显有后世的经验,知道股票在今年一定会大幅度涨起来,这也是他敢答应王大头的原因。

对于股票,深圳特区扶植力度很大,李显办理开户和存钱都没有花费太多时间,也没有走太多流程。

李显很早就看重了深发展这只股票,于是将一万二千块全部买了深发展,以五块钱的价格共购入两千四百股。

这笔钱在股票交易中不算多,却也不算少,其他股民见李显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魄力,纷纷为他竖起大拇指。

接待李显的女服务员乐得嘴都合不拢,今天她终于完成第一笔业务。

出了证券公司以后,天已经快黑了,李显打算找个小旅馆住下,身上还剩下一千多块,他决定将这些钱买一些时髦点的衣服回去卖。

其实,到了1990年,这种生意算不上最赚钱的,因为现在很多人都在做,可却是风险最小的几种之一。

花了十块钱,李显与柱子挤在旅馆一个小房间住下了,一晚上不时有浓妆艳抹的女人来敲门,他当然知道这些女人是干什么的,看了一眼,立马关上门。

“哟,小兄弟,来个服务,什么花样都有,还能给你打个折,唉,别关门,套餐也行啊!”门外的女人依然喋喋不休,见没人回应,忿忿骂了一句,“扑街仔。”

柱子不懂,一个劲问他什么是服务?

他也懒得跟柱子多说,以免带坏柱子,人单纯点没什么不好的。

两人凑合着缩进一个小床里,累了一天,很快就睡着了。

第二天,两人吃过泡面后,走到了东门商业步行街服装批发市场,李显望着刚挂上牌的麦当劳广告牌,感慨不已。

李显找到一家卖牛仔裤的商家,一口气以十块钱的价格买了一百条牛仔裤,各种尺寸都有。

牛仔裤此时在大陆才刚刚兴起,沿海地区许多牛仔裤厂家如雨后春笋般出现,他也只能趁着这一波热潮,尽快赚一些差价。

买完牛仔裤后,所剩的钱财就只有一百多块,他带着柱子在市场上逛了逛,相比于几十年后遍地都是高楼大厦的深圳,此时的深圳尚显稚嫩,许多建筑都在施工阶段。

不愧是发展的黄金时代,倘若有钱了,在这边买些楼盘,将来都会赚得盆满钵满,而且他问过一些中心区域的房价,不算太高,普遍都在一千多一平,除了极个别豪华住宅。

为爸妈买了一些衣服,为小弟李双买了学习用品,为柱子买了一条皮带,李显身上只剩几十块钱了,恰好够返程的车票钱,和饭钱。

事情都办完了,李显第二天就离开了深圳,依然乘坐绿皮火车。

回程的路上,没有那么多钱在身,李显睡得很踏实,等醒来时,火车已经到了他所在的县。

找了一个钟点房休息几个小时,李显就带着柱子在火车站外摆了一个摊位,卖起了牛仔裤。

这年头,没有城管,火车站外面的街道简直成了摊主的天堂,热火盈天。

起初李显的摊位无人问津,毕竟牛仔裤在这种小县城还是太前卫了,李显却不担心,牛仔裤迟早会被人接受的,因为深圳已经开始流行了。

后来终于有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过来问价。

“老板,你这裤子怎么卖的?”

“五十块一条,深圳进来的好货。”李显拿起一条牛仔裤扯了扯。

“价格倒是不贵,可我没法试穿啊!”女人皱了皱眉。

李显也意识到她所说的确实是个问题,不过他还是指着牛仔裤上的标签说:“都有尺码,您可以看看穿多大的,拿回家如果不合适,可以免费更换。”

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女人也就没有多说什么,比划比划身材,拿了一条差不多的,爽快地付下钱走了。

总算做成了第一笔生意,李显心情大好。

李显让柱子找一块木板,柱子花了几毛钱买了一块半平米的,又要来了炭笔,李显用炭笔写着:特价甩卖牛仔裤,可以拿回家试穿,不合适免费更换。

柱子举起木牌,扯着嗓子吆喝。

不得不说有了广告之后,生意确实好了起来,好几个中学生好奇地凑了过来,开心地买了牛仔裤。

由于县城里并没有多少卖牛仔裤的商家,且价格昂贵,李显的牛仔裤物美价廉,很快被抢购一空。

其实,随着改革开放,大家对新奇事物已经不像过往一样保守,都抱着试探的心态。

一天下来,李显足足赚了三千块,可他知道这门生意,也就初始阶段有一些暴利,市场上不乏一些眼光敏锐的商家,用不了多久,牛仔裤将会风靡整个县,那时再卖就没这么容易。

李显拿出两百块给柱子作为辛苦费,柱子死活不肯接受,最后看到李显板着脸,柱子才不好意思地收下。

回家的路上,李显嘱咐柱子先不要把他们的事情说出去,因为一旦被村里人知道,少不了要来骚扰,可他目前最怕的就是人情关系。

家中,李显粗略地向爸妈汇报了一下深圳的事情,隐去了自己买股票和牛仔裤的这部分。

李进德和彭兰花也没有多问他,毕竟在他们眼里的李显,向来是懂事的。

只不过,当他们看着李显送给他们的衣服时,一个劲地埋怨李显乱花钱:“大显,我们在家,哪里需要穿这么好,又不是出去显摆。”

“爸妈,没事的,以后只会越来越好。”李显心里有些发酸,想起了从前,李进德与彭兰花操劳一生,始终连一件衣服都舍不得买,逢年过节穿的是补了又补的旧衣服。

李显抽空去了一趟李双的学校,学校就在镇上。

李双正在上初二,学习成绩还算可以,在班上也能名列前茅,当他收到文具和书包时,眼圈微微泛红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“好好学习!”李显笑着摸了摸李双的头,安慰他。

“哥,你病好了,可你为啥辍学?是不是家里没钱了?”李双揉了揉眼睛问道。

“放心,家里有钱,过段时间,我也会再上学。”李显知道这个弟弟,什么都好,就是性格敏感。

前世因为李显辍学的缘故,李双心里内疚,也退学了,在李进德与他死活劝说下,才重新入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