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24章 患难见真情

“啧啧啧!不会是假钱吧?”村民的目光紧紧锁定在那一捆钞票上,随着钞票抛出的弧度,又落到了王大头手上。

王大头细细数了一番,仍然有些不放心,对身边人说:“去把村支书家的点钞机借来。”

那村民拔腿就跑,不一会儿就借来了点钞机,顺便带上了插线板。

李显家不让进,隔壁家殷勤地喊王大头去他家借电。

一万五千块放入点钞机后,一路绿灯到最后。

“你哪来这么多钱?”

王大头这句话算是肯定了李显给的全部是真钞,他颤动着嘴唇,只觉得胸口像是堵住了一样。

“我那可怜的女儿小丫哟。”

村民眼睛都快看得掉下来,那李显真的发达了啊,一万五说掏就掏出来了。

“大显,这些钱来路正不正啊?”李进德担忧地问道,害怕李显做了什么坏事,要是抢来了,这辈子可就完了。

柱子走了过来,笑道:“叔,这钱都是李显赚的,这不,他还带了一个彩色电视机回来,长虹牌的,大品牌,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。”

说罢,他推了推陈明永,让他与自己一起把电视机抬下来。

陈明永会意,乐呵呵上车搬彩电。

硕大的包装纸盒让村民看直了眼睛,甚至有几个懂行的村民凑了上去,仔细翻看标签。

“真的是长虹彩电!”他们激动地大喊一声,这可是李村第一台彩电。

“嘶!”其余村民倒吸了一口凉气,片刻之后,爆发出热烈的议论。

“我就说李显这孩子有出息,从小看着长大的,知根知底。”

“那王大头也没什么了不起,比起李显就是一个土老冒。”

“就是,王大头真不是好东西,寒冬腊月堵人家门口要债。”

风向一下子就变了,全部指责王大头的不是。

王大头听了面红耳赤,强自稳定心神,道:“李显呐,这么多钱,要是来历不明的话,那可是要进派出所的。”

这一声落下,村民立刻变得鸦雀无声。

李善几人开心地围着电视机看稀奇:“哥,真的是我们家的吗?不会是做梦吧。”

李显瞥了一眼王大头:“你管这钱是哪来的,拿了钱就走吧,大晚上的,你还准备留在这吃晚饭?”

说完,他走到李善三人旁边,笑着说:“以前你们想看电视剧都没有地方,这下我们可以关起门自己看了。”

一旁站着的邻居,脸都红到了脖子根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“谢谢哥!”他们欢快地跳了起来,说起来,都是孩子,心里喜悦那是在所难免的。

“现在谢,那不是太早?你们等着,柱子,电视机放进屋里就行,年底我准备建个二层小洋房,到时再看摆在哪合适。”

李显对着屋里喊了一嗓子,转身走进车里,取出买回的礼物送给李善他们。

“他说什么?二层洋房?他这到底是赚了多少钱啊?”村民的脑子里只剩下嗡嗡声。

“这是布娃娃!谢谢哥!”李善与李真以前哪里见过菲比公仔娃娃,全都兴奋地抱在怀里,仿佛谁要跟她们抢,她们就要拼命一样。

李显又将变形金刚递到李信手里,摸了摸他的头说:“这是变形金刚,好好玩。”

李信睁大眼睛看着模型,激动地说不出话来,只剩他粗重的呼吸声。

“大舅、二舅、小舅,辛苦你们跑了这一趟,都是我不好,害你们白担心,我也有东西送你们。”李显喊来陈明永取下车顶绑着几辆凤凰牌自行车,推倒三个舅舅面前。

“这咋好意思呢,我们三个舅舅啥也没做。”三人搓着手,心里满是欣慰。

“你们的心意,我都知道,所谓患难见真情,你们对我的恩情,这辈子都难忘。”李显说的是上一世的事情,要不是三个舅舅一直帮衬,他和李双也不会上到大学。

“这是凤凰牌的?”三个舅舅对着自行车看了又看,惊呼道。

李显笑而不语,这个年代自行车虽然是主流交通工具,可再过几年就会被摩托车取代,然而用来日常出行,就很合适了。

王大头没有离开,揣着钱站在一旁,伸长了脖子看着李显,看他到底在鼓捣什么幺蛾子。

“我还为你们买了羽绒服,本来打算过年时再送你们的,可想着今年天冷,很早就应该用得上。”李显又拿出三件羽绒服,都是深圳那边的牌子货。

“这,我们……”三人一人拿了一件羽绒服,本都是庄稼汉,哪里会开口说话,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可心里越发觉得来这一趟值了。

村民眼睛都快看得掉出来,真是人比人气死人,想想自家孩子还在天天掏鸟窝,他们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李显最后看向李进德和彭兰花:“爸妈,让你们担心了,我们进屋。”

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彭兰花松了一口气,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。

“柱子,一起吃个饭?”李显喊道。

“不了,我回家一趟。”柱子回了一声,取了自己东西就走了。

紧接着,李显招呼着陈明永将车里的一大袋一大袋的东西,抬了出来。

村民围在一旁迟迟不肯离去,只为了多看一眼满足满足。

王大头失魂落魄地离开了李家,剩余的一串鞭炮还留在李家门口。

喇叭队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完全不知所措。

晚上,彭兰花和李善张罗了一大桌饭菜,将陈明永也留了下来。

几个舅舅酒量不错,一杯接一杯地喝着,按他们的说法,很久没有这样开心了。

李进德一遍又一遍地询问着钱的来历,得到李显的保证后,他才拍了拍胸口,放心下来。

李善将公仔娃娃放在床头,亲了一遍又一遍,心里暖洋洋的。

李真更是吃饭都抱在怀里,生怕一转眼就不见了。

而李信饭干脆不吃了,一直玩着变形金刚。

彭兰花也不会怪这两个小家伙,谁小时候不是这样。

饭后,李显拉着陈明永到了院子一角,说道:“老陈啊,你一年跑运输也赚不了几个钱,不如这样,你就专门为我跑货,到年底了,服装肯定好卖,你帮我跑几趟。”

其实,他是看中陈明永这人老实,不耍滑头,任劳任怨。

陈明永没有丝毫犹豫,抓着李显的手说道:“小哥,您真是贵人呐,那敢情好,您说个时间,我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李显想着若是以后成立一个运输队,陈明永倒是不错的人选。

陈明永也没有着急回深圳,跟柱子挤着睡了一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