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23章 拿上这些钱,滚蛋

彭兰花冷静下来,揉了揉有些胀痛的额头,说:“老李,我回一趟娘家,求一下大显几个舅舅,总能想办法凑一些。”

不等李进德说话,彭兰花就走了,走的时候还嘱托李善别让锅里的饭煮糊了。

李善满口答应下来,眼睛却不离王大头身上,生怕他一不小心跑进门。

而这个时候,李显和柱子下了车走到陈明永身边,郁闷地说:“大哥,你新买的车咋就又抛锚了?这一路折腾几回了?”

陈明永盖上车盖,满脸都是愧疚之色,窘迫地说:“这次不是抛锚,是没油了。”

说完以后,陈明永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“得了,那还不如抛锚呢?这荒郊野岭的,哪里能加油?”柱子也急得跺脚,明明快到雍县了,结果闹这样的幺蛾子。

“要不,要不,我把钱退给你们?”陈明永犹豫了许久,才吐出一句话,声音却越说越小。

李显白了他一眼,现在根本就不是提钱的时候,不早点回家,指不定王大头又会怎么折腾。

“算了,我们推着车先走,到前面看看情况。”他扬了扬手,喊来柱子,“柱子我俩在车尾推着,老陈你上车把握方向。”

“那多不好意思啊,哪能我坐车,让你们推?”陈明永惭愧地摇头拒绝。

“少废话,这里就你会开车,你不上还谁上?赶紧的,别磨叽。”李显提高了音调,就差骂人了。

两人哼哧哼哧地推着面包车,不一会儿,身上就热了起来,可比在车上暖和多了。

这边,王大头看了看天色,觉得已经胜券在握了,那李显要不是还不了钱,怎么现在还未出现?

他看着李善几个孩子,温和地说:“你们啊,怎么能对我这样?以后都是一家人了,快把笤帚放下,上面沾着鸡屎呢。”

“你走,我就放下。”李真气鼓鼓地说。

“好,我走,我走。”王大头从台阶上站起来,离开了李家大门。

“姐,他真的走了?”李真疑惑地望着王大头的背影。

李善摇摇头说:“这个人诡计多端,谁知道干嘛去了。”

果然,过了一会,王大头喊来了村里的喇叭队,顺便在村里的代销店买了两幅炮竹,又重新了回到了李家。

喇叭队一路敲锣打鼓,恨不得所有人都听见,大摇大摆地走向李家。

“哟,这是谁家办丧事呢?”

“没听说啊,最近没听说村里死人啊。”

“去看看,这么大阵仗。”

村民跟着喇叭队,一路走到李家。

李进德听到外面的哀乐,诧异地走出门,恰好看到王大头那副笑眯眯的大圆脸。

“王大头,你个狗东西,大白天给我家放丧歌,咒谁死了?”李进德指着王大头,劈头盖脸地怒骂。

“哎哟,错了,错了,你们唱个欢快点的。”王大头一拍脑门,赶紧打断喇叭队的热情。

喇叭队立马换了个曲风,锣鼓喧天。

“李老弟,让嫂子回来吧,咱以后一家人,哪还用得着求李显舅舅。”王大头凑到李进德面前,劝道。

李进德推了他一把,没好气地说:“你滚蛋。”

“这天马上就黑了啊!你们看着办。”王大头堆起肉脸,平坦了下来,笑容也消失了。

彭兰花带着李显的三个舅舅匆匆赶了回来。

大舅见面,就焦急地问李进德:“进德,这事咋弄成这样?兰花也说不清楚。”

“唉,大显这王八蛋不知道咋借了王大头一万块,我们事先连一点音信都不知道,现在王大头找上门来了。”李进德叹了一声。

大舅皱了皱眉,说道:“这样吧,我回去把拖拉机先抵押了,看能不能借点钱出来,老二,你的房子也先缓一缓,老幺,回家让你女人也多少凑一些出来,先把大显的事解决了。”

“那怕是来不及,今晚就要过期了。”王大头在一片阴恻恻地笑了笑,举起白纸,晃了晃。

“都是乡亲,通融通融。”大舅点了一根烟,递给王大头。

“反正这女婿我要定了。”王大头没接烟,吩咐人点燃炮竹。

“王大头,你别欺人太甚!”大舅扔掉烟,指着王大头。

“那又怎么着吧?借钱的可不是我。”在劈里啪啦的爆竹声中,王大头得意地抱着胳膊。

“那你就是痴心妄想!”一道讥讽声从不远处传来。

听到声音,所有人都望向那里,只见一辆面包车哐当哐当地驶来,面包车窗口探出一个人来,不是李显又是谁。

“大显,你这兔崽子还知道回来?”李进德抄起铁锹就要上去拍李显,却被几个舅舅死死抱住。

陈明永停了车,走下来诧异地问:“小哥,你家过年挺早的啊,爆竹都点起来了。”

李显懒得理他,一路尽掉链子,他挤开人群,走到众人面前,一看王大头手中提着的钞票,立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“大显啊,你咋借了那么多,这让我们咋还啊。”彭兰花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。

李显拍了拍彭兰花的后背,笑着说:“妈,让你担心了,要不是车子问题,我早回来了。”

陈明永一脸尴尬地走过来,低头喊了一声婶子好,又帮李显解释道:“婶,都怪我,耽误了李显回家过年,我在这给您拜个早年。”

“一边去,一边去。”李显赶紧推开陈明永,生怕他惹爸妈不高兴。

“看李显怎么还钱?”

“他还的起钱?一个读书的。”

“要我说,他就应该跑了,还回来干什么?”

“跑的了和尚,还跑得了庙?”

周围纷纷议论起来。

“李显呐,我没看错你,你是个守信的人,总算回来了,这两天我们就把婚事办了吧,省得你爸妈为你劳心劳力,你自己看看,都愁白了头发。”

王大头笑嘻嘻地从李显大舅手中夺过一根烟,自己点上。

“大头啊,咱们的事情,你非得牵扯这么多人,你让我说你啥好?”李显看了看爸妈,心里发酸,幽幽说了一句。

他掏出一万五千块,扔在王大头身上,骂道:“多还你三千,拿上这些钱,滚蛋,麻溜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