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22章 门前闹剧

刚蒸好米饭的彭兰花听到吵闹声,招呼着李信几个小家伙,一起过来凑个热闹。

可她还未走到门口,便听到王大头说李显年底要还一万二,吓得一哆嗦。

幸好李善眼疾手快扶住了她。

“老李啊,这是啥情况,大显咋借了那么多?”彭兰花颤颤巍巍地走到李进德身边,扯着他的袖子问。

李进德吧嗒一口闷烟,忿忿地说道:“我哪里知道那个小兔崽子咋借了一万,现在王大头上门要债来了。”

“大头兄弟,我家大显真借了一万啊?”彭兰花看向王大头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

王大头开始以为李显一家人在和他装,可看到彭兰花紧张的神情后,确认了他们并不知情。

“嫂子,我理解你的心情,这个事吧,你们一时半会确实难以接受,可我王大头一口唾沫一个钉,李显要是当我上门女婿,那一万块就当给他花了,现在的年轻人花钱厉害啊,不过你们放心,他嫁入我们家后,我一定替你们好好管教,争取改掉花钱如流水这个坏毛病。”

王大头叹了一口气,信誓旦旦地说。

围观的村民对着李家指指点点,纷纷议论起来。

“怪不得前段时间,李家伙食好了起来。原来都是王大头家的钱。”

“我说呢,李家每顿有鱼有肉的,就李进德那几亩田,原来都是吃王家的。”

“李家真是没脸没皮……”

彭兰花吓得面色苍白,自言自语道:“这可咋还啊?”

李显的几个叔叔伯伯闻讯赶来,一听到李显欠了一万二,面色各异。

李显大伯李进民和四叔李进国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,相互看了一眼,都长舒了一口气。

“幸好没把我家娃送给李显干活,不然这一年可就亏大了。”李进民拍了拍胸口,如释重负地说道。

“对,一万块啊,那可不是小数目,不行,我得出去躲几天,老三肯定得找我借钱,我哪里有钱嘛?都是刨木头刨出来的血汗钱。”李进国附和一声,转身就要走。

李进民一拍脑门,恍然大悟地说:“老四说的是这个理,可不能给他家擦屁股,一点钱都让李显祸祸了。我也得外出几天打打零工。”

李显二叔李进富跟吃了苍蝇一样站在原地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想着自家闺女还在李显手上,他的心就在滴血。

当初自己怎么就被猪油蒙了心,答应李显这小子,让小萍跟他去打工呢?

他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耳光,却把一旁的李进民吓了一大跳。

“老二,你就省点劲跑路吧,还杵在这里做什么?你家钱多烧的慌啊?待会让老三看到你,我看你还怎么跑得掉。”李进民苦口婆心地劝道。

哪知他还未迈出脚,就听到李进德喊道:“老大、老二、老四,你们等会。”

李进民心道坏了,对李进富和李进国使了一个眼色,低声说道:“待会老二要是问我们借钱,都说没有,别让其他兄弟难堪。”

三人不情不愿地走到李家大门口,还未开口,就听李进德说道:“这情况你们也看到了,大显欠了钱,可我们当父母的,也不能眼看着孩子真的入赘,一辈子被人看不起,你们做叔叔伯伯的,帮着照应照应,我李进德记你们一辈子好。”

李进德声音里充满了疲惫和无奈,坐在门槛上,眼神涣散无神。

李进民三人对望一眼,暗道果然要借钱。

“老大、老二、老四,你们要是有钱,就帮一帮嫂子,嫂子真的不想看到大显进火坑啊。”

彭兰花哭着就要跪下来,却被一旁的王大头拉住。

“嫂子,你这是什么话,我王大头家怎么会是火坑?我家盖的二层小洋楼,还比不上你这泥巴屋?”

王大头挺直了腰板说道。

彭兰花看也没看他,心里堵着气,只是一个劲恳求李进民三人。

“嫂子,不是我们不愿意借,我们家什么情况你也知道,大的小的那么多张嘴,实在养不起啊。”李进民皱眉摇了摇头。

李进国接着话说:“是啊,嫂子,我上个月都没弄到活,在家歇了一个月,哪里有钱嘛。”

“嫂子,我说这事吧,都是妯娌湖的,我家那口子一直都喜欢大显,缩减缩减,五十块钱还是拿的出来的,就当二叔我的一点心意。再多就真的没有办法了。”李进富苦着脸说道。

王大头在一旁支起耳朵偷听,听到五十块,他嘲讽道:“五十块?你们问问现在一斤猪肉多少钱,真不把你们家李显当人看啊?”

李进富脸上青一块红一块,五十块还是他做了半天思想斗争才决定拿出来的。

“其实吧,老三、嫂子,大显入赘过去也没什么不好,以后小双还要成家,这一间土屋也没法分家啊。”李进民斟酌了片刻说道。

“老三,老大说的是这个理,大显花钱实在没个谱,让他去祸害王大头也好。”李进国点了一根烟,感概道。

王大头一听不乐意了:“嘿,李老四,你怎么说话的,我女婿怎么就祸害我了?”

李进国忍不住骂道:“王大头,你有点钱就瞎显摆,肯定是你引诱我那侄儿。”

“够了,你们都走,都走!”李进德对几个兄弟彻底失望了,站起身来,指着大门外,大声说道。

李进民几人一听如蒙大赦,赶紧抬腿就走,生怕走的慢了,再被李进德叫回来。

“你咋还不走?”李进德瞟了一眼纹丝不动的王大头。

“我就在这等到明天,可别让你们家连夜逃了。”王大头凑到台阶上坐下,将一摞钞票塞进怀里。

李善几人凶巴巴地瞪着王大头,推搡着他的后背,不让他坐。

“你走,不许你带走显哥哥。”李信扯着王大头的胳膊,把他往外拉。

“姐,入赘是什么意思?”李真一边跟着推搡,一边仰起小脑袋问李善。

李善回道:“就是嫁到他们家的意思。”

“啊?那不是再也见不到显哥哥了,坏人,你走!”李真使起吃奶的力推王大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