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21章 王大头堵门

“师傅,你这车有点凉啊!”

李显穿着刚买的大棉衣,缩成一团。

“刚提没多久的车,没钱装空调。”司机讪讪一笑。

李显看了看窗外的天色,猜测大概八九点左右,这么冷的天跑长途实在不安全,于是就对司机说:“师傅,看看附近有没有旅馆啥的,凑合一晚,明天再走。”

司机也是冻得双手通红,方向盘都差点握不稳,要是大半夜赶路,他还真的顶不住。

没有丝毫犹豫,他连忙开到路边,找了一家亮着灯光的旅馆。

旅馆老板娘是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,一见有生意上门,连忙扭着腰肢过来开门。

“快进门,外面冻死了。”老板娘不由分说地拉着几人进屋,还将怀中抱着的热水袋塞进了李显手里。

这股热情劲让李显有些吃不消,闻着老板娘身上劣质的香水味,李显刻意避了几步距离。

“老板,有没有饭菜,弄点来,再开两个房间。”李显见老板娘又凑了过来,赶紧开口说道。

“那咋能没有呢?你们等着,我这就炒几个菜去。”老板娘挤了挤眼睛,勾人一笑。

这一笑,差点让李显头皮发麻。

一旁的柱子和司机看得眼睛都移不开了,要不是李显碰了他俩一下,说不定魂都能被那老板娘勾走了。

“师傅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?”李显走进老板娘开好的房间,问了一声。

“陈明永,耳东陈,日月明,永远的永。”司机很顺溜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,怕李显听不懂,还细细解释了一遍。

吃完饭后,老板娘一直过来试探他们三人有没有其他什么需求,李显装作没听懂,故意坚决地说道:“我们现在困得眼皮直跳,当然是睡觉啊。”

柱子与陈明永也跟着点头。

老板娘一跺脚就走了,话都没有说一句。

分房的时候,柱子执意要和陈明永凑合一晚,其实,他是不放心陈明永,怕他一个人开车跑了,毕竟车上还有那么多贵重物品。

李显心知肚明,也就假模假样同意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几人醒来之后,又继续开始赶路。

王大头这一日将压箱底的中山服找了出来穿上,特意让村里的剃头匠打理了一个多小时的头型,又抹上一层发油,提了一摞钞票就准备出门了。

王大头这人向来不搞那些虚的,什么电视机,什么凤凰自行车,哪有红艳艳的钞票诱人。

王小丫站在二楼喊了一声:“爸,我才不要嫁给李显。”

“妮子,说什么瞎话,咱们这是娶,爹这就去下聘礼。”王大头刚迈出的右脚收了回来,回头宠溺地瞪了一眼女儿。

王大头一出门,消息如风一般吹遍了整个村,甚至连李村也早有人等候,他们聚拢到通往李进德家的小路两边看热闹。

围观的人群跟在王大头身后,闹哄哄地围在了李进德家门前。

“老李啊,你大头哥哥来下聘礼了!”王大头隔着大门,得意地冲里面喊了一声。

“李显要出嫁咯!”一群村民跟着起哄。

李进德气急败坏地抄起一把铁锹,三两步走到门口,打开院门,瞪着王大头说:“王大头,你一把年纪了,跟着瞎闹腾什么?”

“哎哟,老弟,你这是做什么?快把锹放下,快放下,咱们以后就是亲家了,你是我娃未来丈人,我是你娃未来公公,这关系比连着筋还亲呢,可别伤了和气。”王大头一看李进德举着锹,吓了一大跳,好言相劝。

“你瞎说什么?我们什么答应娶你家小丫了?”李进德将锹面贴着脚边放好,左手叉腰站在大门正中央,像一个威武的将军一样,逼视着王大头。

“对对,怪哥哥我没说清楚,是你家大显嫁我们王家,”王大头呵呵一笑,拍着胸脯说道,“老弟,你尽管放心,哥哥我在这里向你保证,李显在你们家什么待遇,在我们家就什么待遇,绝对不打不骂。”

王大头说完,看到李进德面色依然没有缓和,继续说道:“哥哥我还会把他捧在手心。”

“我家大显可从来没答应你什么!”李进德懒得听他满嘴跑火车,挥了挥胳膊,说道:“王大头犯了病,大伙也都散了吧。”

王大头面色沉了下来,从里层衣衫里掏出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白纸,撑开放在李进德面前,说道:“怎么?你们李家提上裤子不认人?”

李进德一听,心里慌了,难道大显把人家闺女给办了?大显这狗东西,怪不得迟迟不从学校回来,原来是躲王大头呢,难怪别人找上门来。

这叫我李进德一张老脸往哪里摆哦,还怎么在乡亲们面前做人?

想到这里,李进德面上尽是愧色,赔笑道:“老哥哥,这事是我家大显做的不厚道,可年轻人难免冲动做错事,等大显回来,我们就商量着把小丫娶了。”

“娶?你想的倒美,上面说的是入赘我家。”王大头瞥了一眼李进德,冷笑一声。

“大头哥哥,这事吧,要我说,就是年轻人自己的意愿,现在不都改革开放,恋爱自由了嘛,他们发生些关系也属正常,我们做父母的要理解,你放心,小丫进了我家,我绝对不亏待她。”李进德搓着手,尴尬地说道。

王大头听得一脸迷糊,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:“行了行了,别扯那些没用的,自己先看完再说。”

李进德讪笑道:“老哥哥,你这不是折腾我么,我小学学的那几个字早还支书了,哪里还认得?”

王大头嫌弃地皱了皱眉,拉过身旁一个半大的孩子,指着他说:“你,念给他听!”

那孩子眨巴着眼睛,念着上面的字:“本人李显于1990年3月12日向王大头借款一零零零零元,大写:不认识万元,双方约定于1990年12月1日还清一二零零零元,大写:不认识万不认识不认识元......”

王大头夺过白纸,一巴掌扇在孩子后脑勺上:“一边去,念的什么乱七八糟,老子听你念的脑壳疼,哪那么多不认识的字,怎么上的学?”

“我也才上小学啊,老师没有教。”那孩子委屈地回了一句。

王大头暗自嘲讽一声,李村尽出文盲。

“我就简单说下大意,李显借了我一万块,年底还我一万二,今天一过就到期限了,他要是还不了,就是我王大头的上门女婿。李进德,这下你听懂了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