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2章 见义勇为

第二天一大早,李显就被柱子慌慌张张的喊声吵醒。

“李显,村头来了好多公安,找你的,你是不是犯了事?”

李显皱了皱眉,不急不慢地穿好衣服,走到了院子。

“我说显啊,不行咱跑吧,进了局子这辈子可就毁了。”柱子来的匆忙,只穿了一条短裤,神色紧张。

这时,李进德扛着铁锹走进院子,随手将锹扔在墙角,就大声嚷嚷:“李显,你是不是犯了法?公安都来了,还开着好几辆警车呢。”

“李显,公安来抓你了!”村民围拢在李家门前看热闹。

黄婆凑在人群里,翻了个白眼:“王大头还好没把闺女嫁他,不然要守活寡。”

彭兰花听到声音急了,拿着锅铲跑出灶房,恰好看到一队穿着警服的人走来,差点吓得晕倒,她踉踉跄跄地走到院子里,扑通一声跪下,哭着说:“领导,你们不能把大显带走啊!”

“妈,快起来。”李显心疼地将彭兰花扶起来。

几个民警也赶紧过来搀扶彭兰花,拍着她的手背笑道:“大嫂子,您误会啦,我们这次来不是带走李显,而是带人来感谢他的。”

“领导,你们这是?”李进德有些迷糊。

“是这样的,李显啊,前段时间遇到歹徒抢劫夏小姐,他见义勇为,与歹徒殊死搏斗,身负重伤,却成功阻止了一场恶劣事件。”一个年纪稍大的民警站了出来,指了指身后的一个女人,说:“这位就是当事人夏小姐,与她的父母。”

女人名为夏萱,十八九岁的样子,长得很漂亮,衣着时髦,一看就是城里人的打扮。她上个月从郊区姥姥家返回的时候,遇到两个持刀抢劫的惯犯,当场吓得手足无措。

刚从学校回来的李显,路过这里看到歹徒行凶,二话没说,抄起一根棍子就冲了上去,结果惯犯一人挨了一棍,他挨了两刀,见血吓得昏迷了过去,惯犯以为杀了人,丢下刀就跑了。

所幸附近的居民闻讯赶来,围住了慌了神的歹徒,也将李显送回了家。

王大头请来的赤脚医生经过一番诊断,说是刀再偏一寸,就插到了心脏,那时就是阎王不收都不行。

夏萱挽着爸妈走上前,看了看简陋的土胚房,眉头微皱。

夏萱爸妈的年纪都不算太大,四十出头,一直微笑着向李显道谢,倒是李显有些拘谨,就算有两世为人的经验,他也始终应付不了这种场面。

民警拿出了区公安局的感谢信,以及两百块钱交给了李显,作为他帮助公安机关抓住潜逃惯犯的奖励,夏萱父母也掏出了一千块作为补偿,补偿李显的医药费与营养费。

一千块在这个年代算得上他们家一年到头的收入,看得周围村民眼睛都发绿了。

彭兰花与李进德挽留民警和夏萱还有她父母吃午饭,可夏萱道了一声谢以后,没有多看一眼,转身就走了。

那种眼神,李显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,他也无所谓,如果她真不嫌弃要留下来吃饭,父母就要为买菜做饭头疼了。

李显不愿父母为了一顿饭伤透脑筋,所以她还是走吧。

夏萱父母见夏萱上了警车,面色一僵:“这孩子,有些怕生......”

说完,他们再次道了一遍谢,也跟着上了警车。

民警忙完公务,也没有多逗留,驱车离开了村子。

民警走了以后,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也就散了,只是一个个面色怪异,像吃了屎一样。

“李显,这回可发了!”柱子凑到李显身旁,眼睛直直地看着李显手中的钞票。

“嘿,拿命换来了!”李进德摇摇头,拿起锹又打算出门。

“大显,要不让你爸帮你存着?”彭兰花有些激动,一次性看到这么多钱,心情总归是开心的。

李显有自己的打算,这笔钱放在家里,无非到头来还是一千块,可他却决定用这一千块赚更多的钱。

“妈,这些钱我留着有用。”李显拿出一百块交给了彭兰花,剩下一千块揣进了兜里。

“孩子大了,有自己的打算,你就别跟着瞎琢磨。”李进德回头说了一句,就往田里去了。

彭兰花不肯接一百块,说是在家也没有用钱的地方,李显还是塞进她的衣服口袋里,毕竟在家总要花费的。

一千块对城里人来说不算什么,但总归迈出第一步,可眼下李显却犯了难,不知从事哪一种赚钱行当,他第一个想法是批发一些农村土特产到城里卖,但这样一来,利润不高,路途也太遥远。

想来想去,他还是决定跑一趟深圳,因为深圳在1990年彻底开始腾飞了,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深圳证交所在这一年开盘了,初期的几只股票都是迅猛发展的。

这无疑是最赚钱也是来钱最快的行当,可是一千块买股票就有些不够看。

吃过午饭以后,他决定拉下脸皮,找一次王大头,也只有他有这个财力支持他,当然,他不是去答应做上门女婿的。

李显前往隔壁村王大头家,被好事人看到以后,沸沸扬扬地传播开来,一时间,李显要做王大头家上门女婿的消息传的有鼻子有眼。

在农村,几乎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的,今天你家吃什么,第二天就能被人品头论足,弄得全村皆知,何况是李显去王家这样吸引话题的事情。

王大头家是一幢两层砖瓦房,在村子里是独一档的存在,房子前还有一个很大的院子,种满了花花草草,看得出王大头是一个颇有雅兴的人。

此时,王大头就坐在一颗大树下叼着烟斗,人如其名,他确实有一个很大的脑袋,不过头顶却是秃瓢,耳朵两边的毛发用猪油抹得镫亮镫亮,彰显着自己的生活富足。

看到李显出现在院子门口以后,王大头眯着眼睛瞅了瞅,没有起身招呼,昨天的事情他还耿耿于怀。

“王叔,今天来有些事情找你商量。”李显对于王大头爱搭不理装作没有看到。

“哦,什么风把我们李大公子吹来了?”王大头吸了一口烟,冷嘲热讽。

“王叔,我这次来,是向你借一万块,年底多还你两千,可以立字为据。”李显没有隐瞒什么,直接将此行目的言明。

王大头霍然站起来,盯着李显的眼睛问道:“李显啊,你没烧糊涂吧?你一个书都读不上的人,向我借一万?你知道一万块能做什么?能把你家推倒了再建一幢二层别墅,就像我家这样的。你拿什么担保?就你家那两间破土屋?”

“我李显说出口,自然可以做到,如果王叔不打算赚钱的话,算我白来了。”李显转身就走,说不拢的事情,再待着也是浪费时间。

王大头犹豫了一会,叫住了李显:“等会,你小子一向老实本分,叔也不是诚心跟你过不去,一万块实在是个不小的数目,你要是不说个所以然来,我怎么放心?”

李显一想也是,于是转身笑了笑:“王叔,我有个同学,他哥在深圳打工,说那边赚钱容易有门路,我就打算去瞧个世面。”

王大头皱了皱眉,抖落烟枪的烟灰,还是不太相信李显的话,声音也加大几分:“要我借钱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你要是年底还不上,可得答应做我的上门女婿,那一万二块就在你的聘礼里面扣除。”

说起来,他一直喜欢李显这孩子,长得白白净净,举止言谈又得体,还是李村唯一的高中生,肚子里那是喝过墨水的。

而他只有一个女儿王小丫,于是就想觅一个上门女婿,综合各方面考虑,显然李显是最符合他要求的人选。

李显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一言为定!”

王小丫扶在门上,向门口望了一眼,一看是李显,气冲冲地跑上楼。

立了字据,拿着王大头用布袋包起来的一万块,李显信心满满,同时也感叹王大头确实有一些家底,说拿一万还真的拿出一万。

他本是随口一说,等王大头还价,甚至做好只借一千的打算。

哪知王大头想的却是,钱我给你了,往多了给,你李显最好还不了,到时乖乖做自己女婿,那一万多块就当是你的卖身钱。

有了这一万后,他又打起了农村信用合作社的注意,可是他的年纪不够,只能哀求他爸借一些钱。

回到家以后,李显向李进德表明了自己打算去深圳闯一闯的心思。

李进德沉着脸坐在门槛上,闷闷地抽着树叶卷的烟。

“老李啊,大显要去深圳,你倒是拿点主意啊。”彭兰花急了,一边收拾着碗筷,一边朝李进德看,“天天抽,抽不死你,半晌放不出一个屁。”

李进德呛了一下,剧烈咳嗽几声,缓过劲来后,才说道:“大显,你决定了?”

“放心吧,爸妈,我心里有数。”李显耸耸肩,上一世的时候他总是埋怨李进德的烟味太冲,不爱与他说话,现在竟觉得无比亲切。

“那钱,明天我去办,家里还有两头牛,可以抵押了。”李进德扔掉了烟头,眉毛都皱在了一起。

彭兰花还想再说些什么,但最终还是摇摇头,走进了厨房。

第二天,李进德带好户口本身份证办好了贷款,将四头牛抵押出去,经过资产审查,没用几天就贷了两千下来。

李显也趁着进镇的时间,办下了身份证。

这个年代,像李显所在的雍县这种小县城,思想观念比较守旧,大家普遍穿着自己缝制的衣服,颜色单一,李显觉得服装生意有搞头。

几日后,身份证拿到了,李显决定去深圳,柱子也想跟着见一见世面,于是随李显一起买票上了火车。

火车下方,彭兰花将两百块钱塞进了李显手里,其中一百块是那天李显交给彭兰花的,剩下一百块是彭兰花向娘家借的。

李进德与彭兰花两人向李显挥手,嘱咐他注意安全。

李显也嘱咐他们保重身体,不要太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