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19章 运动会

运动会终于来临了,这一天,李显等参加比赛的同学一大早就被周翔召集起来,嘘寒问暖,关怀备至。

“李显啊,早饭吃了没,没吃快去吃,不差这一会时间,1500米长跑一定要给我拿下。”

“支政啊,待会撒丫子跑,老师一直相信你的。”

“薛洋啊……你,你还是算了吧,重在参与。”

主席台上,铁皮喇叭嘈杂不清的声音,响彻在操场上空。

“下面有请校长发言。”

“同学们,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又到了……”

都是一些没营养的套话,听得李显瞌睡连天,可还得一动不动地站在操场上。

“自从上次有人扭伤我的腰后,我一直加强锻炼,同学们也不能落下身体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......”

足足讲了一个小时,从运动扯到国家经济,又扯到社会形势,最终,校长得出的结论是,人类不加强锻炼,迟早会经济崩溃,世界毁灭。

“校长尽扯犊子,我上周末在家睡了一天,也没见地球颤抖啊!”支政翻了个白眼。

“别挑刺,领导说的话,跟着鼓掌就是,谁还傻到跟你一样去细听。”李显好奇地看了一眼支政,那眼神分明是在说大傻子。

好不容易挨到四百米短跑,薛洋上场了。

枪声一响,薛洋和一个胸前挂在三号的学生,跑的不分上下,两人远远落后于大部队,眼看要到终点了,薛洋超过了三号,排在倒数第二,不时贱兮兮地回头对三号喊道:“加油!加油!”

三号急了,拉了他一把,这一拉薛洋落在了最后,三号嘴角上扬,嘲讽地看了他一眼。

薛洋怒了,也拽了三号一把,结果两人一路生拉硬拽到终点,双双被取消资格逐出场外。

而支政的两百米,相对来说稳定的多,一路倒数第三跑到终点,有几次最后两名明明已经快要领先了,可又莫名其妙慢了下来。

赛后,支政毫无保留地解答李显的疑问:“他俩爸妈是我爸下属,他们是我请的演员。”

李显哑口无言地伸出大拇指,现在压力都到了自己这边。

最后一项进行的是 1500米,班长赵兵特意带了一群人给李显加油。

连学习委员周萱都来了,但她那张哭丧脸,跟死了爹妈一样,有气无力地喊着加油。

李显站在起跑线,听着同学们的殷切呼喊,下定决心一定不要让他们失望。

“同学,醒醒,别睡了,其他人都跑了。”指令员好心提醒了一句。

李显睁开眼睛,只见其他人已经冲出好几米,他拔腿就跑,一边跑一边吐槽裁判连预备起都不喊。

“长跑还能睡着,那倒数第一的八号真是个人才!”

听着周围人此起彼伏的嘲讽声,李显面色尴尬,想着破罐子破摔了,于是按以往的速度行进。

然而,到了第二圈所有人体力下来以后,李显的速度依然没有慢,紧接着他超过了倒数第二名,倒数第三名。

第三圈很多人已经跑不动了,李显仍然还在坚持,这正是他以往训练耐力的结果。

到了最后一圈,李显一跃超过了倒数第四名,排进了前五名。

他看到前面的七号一直有女生不离不弃地跟跑,于是他加快步伐跑到七号身边,低声说道:“那女的她说,她喜欢你。”

七号愣了一秒,喘着粗气问道:“真的?”

李显认真地点点头:“去吧,追求真爱吧,远离世俗的眼光。”

七号一回头,便看到一双温柔的眼睛,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,即便累的跑不动了依然跟着自己,于是他鼓起勇气,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跑离了跑道,跑到女生身边羞涩地说:“我都懂,小傻瓜!”

女生愣了片刻,脱口骂道:“你谁啊你,我追我哥呢,滚一边去,别挡道。”

“七号钟世林擅离跑道,取消资格。”主席台传来喇叭声。

李显一听女生的骂声,顿时心生愧疚,于是在六号身后说:“你妹子被七号纠缠呢,你不去看一眼?”

六号是个暴脾气,一听妹子被骚扰了,哪里还忍得住,也跑离了跑道,冲向了七号。

就这样,李显进入了前三,以第三名成绩获得季军。

支政和薛洋呆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,两人对望一眼,心中尽是郁闷:“这他娘的,李显狗日的,运气也太好了吧,躺进第三名。”

这下子,班里所在的地方彻底沸腾起来,欢呼着李显的名字。

围观的人也醒悟起来,原来那八号是故意装睡落后,扮猪吃老虎呢!

运动会结束,三年五班成绩惨淡,仅有李显的季军可以撑撑门面。

周翔又一次毫不吝啬地夸奖了他:“什么叫文武双全,你们看看李显就知道了,我一直都知道李显的能力,这些年也一直在暗中培养他,什么叫榜样,他就是所有人的榜样......”

说到最后,李显自己都快不好意思了,一张脸红的跟苹果一样:“其实,我也是尽力而为,当时我就在想,哪怕累倒,也一定不能给班级丢脸。最后是大家的鼓励激励了我,使我获得第三名的佳荣。”

“啪啪啪!”掌声响了起来。

随着运动会结束,生活又恢复了平时的三点一线,经过此事以后,李显在班级的威望大幅提升,甚至不时有女学生前来搭讪,借故问一道难度相当于一加一等于2数学题。

李显自然不厌其烦地为她们解答,至于答案对不对,讲的对不对,他自己是懒得管的。

他偶尔喊上张淑华、支政几人一起去学校外面下馆子,生活过得倒还不错。

眼看着年底快到了,李显觉得股票差不多赚够了,于是他就向周翔请了一个长假,他的理由是,堂姐要出嫁,长兄如父,故去送别。

周翔心生感动,毫不犹豫批了长假。

直到李显离开了一天,周翔才反应过来,堂姐出嫁,你一个做弟弟的,跟长兄如父有半毛钱关系?

然而,此时的李显已经坐上了前往深圳的火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