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18章 我想有个妞

在去学校的班车上,李显忽然发现前面有一个胖子很像薛洋,被人挤的身体都变了形。

他试探着喊了一声:“薛洋?”

胖子听到声音,惊讶地回过头瞧了瞧,看是李显,欣喜地挤了过来。

“敢吃老娘豆腐,死流氓,挤什么挤?”一个尖锐的女人声音响起。

薛洋看了那女人一眼,见她正目光不善地瞪着自己,于是悠悠说道:“昨晚你可不是这样说的。”

李显一脸懵逼看着两人,难道薛洋年纪轻轻就已经破身了?

“她昨晚怎么说的?”这时,女子身后凑过来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,看了看女人,最后锁定在薛洋身上。

薛洋以为是来听八卦的,于是洋洋得意地说道:“她说死鬼!”

“啪!”那男人蒲扇大的巴掌结结实实打在薛洋脸上,连人都带了个趔趄,“你们背着我做什么了?”

“老公,这人欺负我,还乱说话。”女人搂着男人的胳膊,作娇羞状。

“大哥,我记错了,说的是死不要脸,不要脸。”

看到巴掌又举了起来,薛洋捂着脸,欲哭无泪,连忙改口。

李显目瞪口呆地看着薛洋的骚操作,心里暗叹,爷敬你是条汉子。

“滚!”男人又一巴掌扇了下来,怒骂一声。

下了车,薛洋哭丧着脸走到李显身旁,瞥了一眼李显,说道:“都怪你,没事喊我干什么?”

“你这张嘴啊,就憋不住话吗?”薛洋两边脸红的跟苹果一样,李显看着都觉得疼,感概一句。

薛洋哆嗦一声,揉着脸说:“反正你得补偿我,快去给我买包烟,让我抽根烟缓解缓解疼痛。”

“不去,我去吃饭,你要不要来?”李显一听烟这个字,抬腿就走。

“不吃白不吃,吃穷你!”薛洋赌气地说道。

到了饭馆,李显点了两个炒菜,刚端起饭碗,那边薛洋半碗饭已经没了。

“你饿死鬼投胎吗?吃这么快?”李显一脸嫌弃地看着薛洋。

“饿啊!一天没吃饭了。”薛洋含了一嘴饭,含混不清地说。

“你在家没吃饭?”

“我爹妈闹离婚呢?我又不会做,上哪吃去?”

看着薛洋没心没肺的样子,李显问道:“你爹妈离婚,你怎么看起来不伤心?”

“他们离他们的呗,爱咋闹咋闹,只要生活费给足就行。”薛洋让老板又打了一碗饭,头也未抬地说道。

李显料想薛洋应该承受了不小的压力,但不知怎么安慰他,于是沉默下来。

“怎么?非得愁眉苦脸、梨花带雨才行啊?生活不就是这样过么?合则聚,不合则散,相互牵绊对方有什么意义?”见李显没有说话,薛洋接着说道。

“看不出来,你小子学习一塌糊涂,说起理来还像那么回事。”李显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笑着点点头。

“电视剧都是这样说的。”

吃到最后,薛洋差点把盘子舔干净,李显又为他点了一份菜。

薛洋感激地说道:“够哥们,以后兄弟发达了,带你去大保健。”

“可别,我这人洁身自好。”李显赶紧打断他的话。

“装吧你。”薛洋不屑地瞥了一眼。

……

又是一节体育课,体育老师看着同学跑完两圈,吹了哨子召集大家集合。

“大家这段时间进步都很大,尤其是薛洋同学,两个月来总算可以跑完一圈了。还有支政同学,现在可是比运动员都厉害,运动员跑完20秒居然要用200米,他只用跑100米就结束了!最后是李显同学,他的1500米长跑也进步巨大,只是还有提升空间,下次完全可以不用跑,直接用脚走完嘛,反正时间都差不多,还能节省体力。大家鼓掌!”

“啪啪啪!”掌声雷动。

“最后,我想说一点,你们一定要牢记,不要告诉别人我教过你们,我这人什么都好,就脸皮薄。”体育老师语重心长地告诫众人。

下了课,薛洋与支政靠在体育场主席台边抽着烟。

“支哥,我想有个妞。”薛洋吧嗒一口烟,吐了一阵轻雾。

支政上下打量了一番薛洋:“就你这长相,找对象就跟母猪上炕一个难度。”

“别闹,说正经事。”薛洋扔掉烟头,又抽了一根出来。

“薛胖子,你是不是看上谁了?”坐在一旁的李显问道。

“知我者,李显也,你们说我学习差,又没上进心,一年中,也只在交学费那天下定决心好好学习,要是再不找个对象,以后怎么办啊?”薛洋忧心忡忡地说,说完还叹了一口气。

“你们看,那个妞怎么样?”薛洋指了指身旁不远处坐在台阶上,捂着脸嘤嘤哭泣的女学生。

李显好奇地看了一眼,身材还挺不错,肩膀一耸一耸,简直令人心生怜惜。

就在他品味间,薛洋任已经动了,走到那个女生面前问道:“同学,你还好吧?”

女学生仰起哭得梨花带雨的脸,有些感动,习惯性地回答:“我......我没事!”

薛洋看清了女生的长相,吓了一跳,于是接道:“哦,没事那我就先走了,你慢慢哭着。”

女学生幽怨地看了一眼快步离去的薛洋。

“你这刚早恋,立马就失恋了?”李显嘲笑一声。

“我觉得,还是单身好。”薛洋说道。

“你们哪个班的?是不是在抽烟?给我下来。”几个戴着红袖章的学生会纪检委员走了过来。

支政与薛洋立马将烟头偷偷塞到李显手中。

李显懵了,看到走到面前的学生会,顿了三秒,支支吾吾地说:“我没抽烟,我......我看这么好的烟丢在地上挺浪费的,学校不是提倡勤俭节约嘛,我就点燃烟,让它烧完,你看现在还燃着。”

一旁的支政与薛洋眼观鼻鼻观心,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。

“真是这样?”学生会狐疑地问道。

“那还有假?不信你们看,多好玩。”李显使劲地吹着烟头。

忽然,一旁正哭泣着的女学生幽幽地站起来,指着薛洋说道:“我举报,是这个胖子在抽烟。”

“他俩呢?”学生会指了指支政与李显二人。

女学生摇摇头。

“班级、性别,姓名?”学生会拿出本子,开始记录。

“我尼玛!”薛洋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。

“得罪什么都不要得罪女人呐。”学生会走后,薛洋唯一的一句话。

......

下午的生物课上,周翔拿出一叠试卷砸在讲桌上,叹道:“这次考试我也不怪你们,不都说老师是园丁,学生是花朵吗?”

所有同学深以为然,都以为周翔认识到之前的错误,打算像园丁培育花朵一样,精心呵护他们。

哪知周翔继续说道:“所以,有的人茁壮成长了,可有的人脑子进了水。不过还是有进步的同学,例如薛洋和支政。”

薛洋一听周翔正在夸奖自己,连忙端端正正地坐好,笑迎同学投来的目光。

“上次那么间单的题他俩得零分,这次题这么难,他俩依然零分,有进步啊!相比于你们其他人,就稳定多了。”

周翔补充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