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15章 斗殴

放学之后,支政说是打牌赢了钱,叫上李显打算出去开开荤。

李显又叫上张淑华,反正不吃白不吃。

薛洋也死皮赖脸地跟过来凑热闹。

街道边,一个算命的拦住了李显的去路:“施主印堂隐铅,恐有近忧,买一个玉皇大帝亲自开光的玉佛护身吧。”

李显好奇地问:“你究竟信佛还是信道?”

“佛道本一家,施主气色不好,我这还有开光的护身符,施主结个善缘吧。”

“不用,气色不好是因为我有些困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李显婉言拒绝,现在的算命的,简直太不专业,骗钱连起码的职业素养都没有。

算命的一听,拉着李显小声说:“对面宾馆老板和我有一段善缘,不如我带你过去休息,正规的不正规的都有。”

李显立刻明白了他的用意,摇头说:“我是学生呢!”

“学生八折,量大从优。”算命的看了看几人。

“有女生在呢。”李显指了指张淑华。

“女的也能宾至如归。”算命的依然不肯放弃。

“滚!”张淑华骂了一声。

几人走后,算命的摘下墨镜,摇头叹道:“他们不上当,我也没办法。”

吃完饭后,几人撑得扶墙走了出来,支政一路怒骂薛洋真能吃,几十块被他吃没了。

忽然,几个提着木棍的小混混拦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李显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张淑华,将她拦在身后,皱眉问道:“几位谋财还是害命?”

“收了别人钱财,揍你们一顿。”一个小混混梳着歪头,打量了一番李显,见他瘦弱不堪,暗叹十块钱拿的容易。

“是吴迪?”李显质问道,料想不是因为张淑华的事。

“你咋知道?”那小混混惊讶地反问,又看向旁边一处巷子,大声喊道:“吴迪,别人都知道是你了,你还不快出来。”

吴迪气急败坏地走出来,指着小混混就大骂:“你们猪脑子啊,就不会不承认啊?现在他们知道我了还怎么打?”

“哟,吴迪,长胆了哦。”支政看着吴迪冷笑。

吴迪立刻就心虚了:“算了,算了,不打了。”

“那十块钱我们就拿走咯,下次有这样便宜的事,记得叫我们,信誉可靠。”小混混揉着拳头。

“等等,我给你们二十,你们现在就揍他一顿。”支政指着吴迪,在口袋里掏了掏,掏出一百块,又看向李显,“哥们,有没有零钱?”

“都是同学,你们不能这样!”吴迪惊恐地往后退了几步。

“一百就一百吧,我们可以揍他五次,再免费赠送一次。”小混混燃起一根烟,好整以暇地望着支政。

支政舍不得花钱,叹了一口气说:“都是同学,一次就够了,你们要是揍他一次,再赠送一次,那敢情好。”

“好!”小混混一把揪住吴迪,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,吴迪半张脸瞬间肿得老高。

又一巴掌甩在另一张脸上,那边脸也肿了起来。

吴迪捧着肥脸蹲在一旁痛嚎。

“给钱!”小混混将手一伸。

“找我八十。”支政递给他一百,手没有收回,依然伸着,等着找回的零钱。

“找钱?笑话,他的脸皮太厚,把我手都磨损了,这笔补偿费用得算在你们头上。”小混混将一百块揣进兜里,打着口哨,招呼一声小弟,就要走了。

“我去你妈的!”支政怒吼一声,就冲了上去,一脚踹在领头小混混的屁股上,那小混混立足未稳,整个人趴在地上,摔了个结结实实,嘴里叼着的烟头也不小心钻进了胃里。

小混混“哎哟”一声爬起来,指着支政,大喊:“打死他,狗东西,敢偷袭我。”

那其他四个小混混一拥而上,李显几人对望一眼,热血上头,也冲了上去。

然而,高中生毕竟是高中生,小混混虽然被酒肉掏空了身子,也能揍得薛洋求饶。

李显本就瘦弱,凭着一股倔劲,与一个身高差不多的小混混,打的有来有回,你砸我一拳,我砸你一拳,宛如一个回合制游戏。

片刻之后,两人眼睛不是眼睛,鼻子不是鼻子,手脚功夫不相上下,接下来就是口上功夫。

“你特么属狗的?”那小混混的手被李显咬了一口,大骂一声。

“老子咬的就是死狗。”李显不甘示弱地回应。

场面上完全是一对一公平决斗,一个长相猥琐的小混混狞笑一声,看向张淑华:“小妞,玩玩?”

就在他扑上去的时候,后脑勺挨了一下,他愤怒地回过头,只见吴迪手持一块板砖瑟瑟发抖。

“叫你们欺负我!”吴迪一不做二不休,将板砖举在胸前。

“吴迪,够爷们,再给他来一板砖。”李显注意到这边的情况,大声说道。

吴迪骂道:“别他妈说风凉话,顶不住了。”

“跟你们拼了!”支政奔跑起来,借力一蹬,整个人飞在空中,冲向了领头小混混。

他小的时候跟他爸学过一些拳脚,整个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,所有人都看呆了,只是落地的时候,滑了一下,前腿和后腿分开,劈了一个叉。

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从支政嘴中传出。

李显都不忍再看,呲牙咧嘴地瞪着眼前被他咬过的小混混,让他不敢靠近。

“哈哈哈,他这是啥造型?”领头小混混凑到支政身边,鼓起了掌,“你不是挺横吗?”

“他爸是局长,你动他一下试试?”李显见那人要揍支政,着急地喊道。

“那我爸还特么是县长呢,局长儿子就混成这逼样?”那人大笑道。

突然,一阵脚步声传来。

“年轻人,我劝你别太狂。”

听到声音,李显面露喜色,大声呼喊:“老周,救命啊,你的宝贝学生要被人做掉啦。”

周翔大跨步走了出来,微风撩动了他的长发,要是穿上风衣,整个人简直和赌神里周润发有的一比。

“数三声,滚或者死。”周翔冷冷盯着几个小混混。

“一!”周翔抄起一根木棍,在他们面前刷了一套棍法。

“走,算你们狠,别让我们碰见!”小混混撂下一句狠话,灰头土脸地离开了。

周翔松了一口气,刚才那几人冲上来的话,他还真不一定有把握。

“就你,也算我的宝贝学生?”周翔恨铁不成钢地瞥了一眼李显。

李显拨浪鼓一样地甩着头,弱弱地指了指吴迪,“你的宝贝学生在那。”

“哎哟,咋成猪头了?”周翔顺着指尖看到了吴迪,吓了一大跳,差点认不出来。

“被他们打的,周老师你可得为我出头啊!”吴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。

“出息!”周翔翻了个白眼,又看向地上劈叉的支政,“大老远就听到你的鬼嚎,摆这造型想干嘛?还不快站起来!”

“腿,腿抽筋了。”支政咬牙说道。

“李显扶他起来。”周翔看了看李显,又看到李显身后的薛洋,“哎哟,这里咋还有一个猪头?”

“老师,我是薛洋啊。”薛洋郁闷地说道。

“说说吧,你们这是咋回事?”周翔面色一冷,让众人如坠冰窟。

李显几人相互使了一个眼色,由李显开口说道:“老师,情况是这个样子,当时支政请我们吃完饭,突然窜出几个小混混,要收保护费,作为耳濡目染的好青年,坚决不能滋养罪恶,于是我们与小混混殊死搏斗,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吴迪,对,老师你没听错,就是那个胆小如鼠的吴迪,也是那个造谣生事的吴迪,途径此地,义愤填膺,抄起一块板砖砸向一个小混混,逆转了整个战局,我们拼尽全力,等到老师你的到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