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13章 情书

全校秋季运动会快到了,周翔对班上最后三排的学生下了死命令,必须参加一个项目。

美其名曰,成绩好的需要学习,给成绩差的一个表现机会。

支政与薛洋躲在垃圾桶边抽着烟,烟雾缠绕着李显,若不是那呛人的气味,李显差点以为到了仙境。

“我说你俩,能不能出去抽啊,这么大的味,老周又不是煞笔,进来一闻就知道是你俩。”李显打开窗户,拿起书本扇了扇烟雾。

“哥们,这不能怪我啊,烟就这味,你说咋就没有冒香味的烟?”支政忽然一拍大腿,激动地说道,“老子真是机智,以后老子有钱了,就制造冒香味的烟,肯定赚大发。”

“拉倒吧,吸烟不就是要那呛味,没呛味了,你卖谁?”李显很快就掐灭了他这不切实际的想法。

薛洋猛然吸了一口烟蒂,将最后一点余烬烧完,手一弹,烟头就精准地落入了垃圾桶里。

他扶着后墙站起来,唉声叹气道:“你说老周咋想的,我这体型跑的动么?到时给班级抹黑是小,丢人可就亏大了。”

李显看了看他的体型,肯定地点点头:“是挺丢人的,到时别人跑到终点了,你还在起点,裁判还得等候你的大驾才能颁奖,面子够大。”

“你别说我,就你这瘦猴精,准备报什么项目?”薛洋自然也瞧不上李显,白了一眼。

李显叹了一声:“好点的项目都被你们抢光了,我特么只剩一千五百米长跑。”

“要我说吧,就该那些学习好的去参赛,现在不都提倡德智体全面发展?”支政也扔掉了烟头。

“你去跟老周说,看他会不会把你踹出来?”李显摊手说道。

薛洋接话道:“就是,老周对待成绩好的,就跟护犊子一样,当然李显不算,他应该是野生的,或是捡来的。”

“滚!”李显拿起支政的书本的就扔了过去。

薛洋身子一躲,那书本径直砸在了前来收作业的周萱头上。

“嘭!”

周萱捂着脑袋,愤怒地瞪着李显:“李显,你混蛋!”

一声娇喝之后,周萱抹着眼泪跑出了教室。

“李显,你完了,砸到小公主了。”支政捂着肚子大笑。

李显愣了一秒,瞪着薛洋:“薛狗,你是不是故意坑我啊,我的妈唉,那可是公主病周萱,得了,准备迎接老周谈话吧。”

“佛说,有缘。”薛洋双手合十。

然而,李显等了一天,甚至将台词都想好了,可是周翔居然没找他谈话,这让他很怀疑是不是把周萱脑子砸傻了,忘了这事。

放学后,趁其他人都走了,周萱走到李显桌子旁,叫住了李显:“李显,你等下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“大小姐,你不是和我不认识吗?何况学校明文规定男生不许和女生说话,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学生,你不要让我违纪啊!”要说李显不愿打交道的人,除了几个叔叔伯伯,就是周萱了。

“那你为什么给我写信?你是不是喜欢我?你上午用书砸我是不是想引起我的注意?”

周萱的一连三发质问,让李显懵逼了。

“你等会,我哪里写信给你了?”

“难道你不想认账?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!”周萱将一张信纸扔给了李显。

李显连忙捡起信纸仔细瞅了瞅,上面写着:周萱,我喜欢你,就像飞鸟喜欢树林,就像鱼儿喜欢海水……

还没读完,李显差点吐了,该有多肉麻的人才能写出这种污染眼睛的句子。

周萱瞥了一眼李显,以为他做贼心虚,抱着胳膊坚定地说:“怎么了?不是不承认吗?我告诉你,李显,我们是不可能的,我与你之间的距离,就像白云和烂泥,虽然你开了服装店,可那仅仅只让你登上了山峰,距离白云还有数不清的高度,所以你别痴心妄想了,也别费尽心思了。”

这意思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别无二致。

李显刚想开口辩解,又听周萱继续说道:“我的白马王子会是一个高大英俊,学习又好的人,而你,算了吧,你和我是不可能的。”

说完,周萱还斜着眼睛,嫌弃地上下看了一眼李显:“再见,我允许你以后可以和我说话,但不许再有非分之想。”

李显目瞪口呆地看她走远,过了好久才醒过神,对着她的背影呸了一声:“还白马王子呢,祝愿你以后找个唐僧,一边恋爱一边念经。”

他又仔细看了一遍情书,看到最后落款是“李显”,气得跳了起来,指着情书大骂:“是哪个混蛋陷害老子,就不会挑个好点的对象么?老子瞎了眼才会喜欢她!”

他第一时间想到吴迪,也只有吴迪有这个动机,于是走到吴迪桌子旁,拿起吴迪的一本笔记,比对一下字迹,果然所差无几。

“这垃圾,果然是他。”李显气得牙痒痒,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

于是,铺开一页信纸,模仿吴迪的字迹,洋洋洒洒写下了一行诗: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,我没有珍惜,等到失去它,我才追悔莫及,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,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:为我生个娃娃。

落款:吴迪。

李显满意地检查一遍,将它贴在黑板上。

在学校严打早恋的今天,以周翔眼里容不下沙子的性格,李显相信吴迪不死也得残。

第二天,李显悠闲悠闲地走向教室,一想到吴迪即将皮开肉绽,脚步也比平时轻快了不少。

果然,一大群人围着黑板观摩情书,还将情书念了出来。

“吴迪,你真有才,怎么想出来的?”一个大吨位的女生托着三层下巴,含情脉脉地望着吴迪,“好想给你生个娃娃。”

李显忍不住偷笑起来,摸了摸一脸茫然的吴迪的头:“我为我儿同意这门亲事。”

这时,周萱也走了过来,瞥了一眼李显,说道:“吴迪写的不错,比某人写的强多了。”

等会,不应该是骂吴迪臭流氓吗?这女人怎么转性了?

“臭流氓,吴迪,自己给我滚出来!”周翔站在教室门口,一手叉着腰,一手指着吴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