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12章 模特

周萱被小艳迎进了店里,经过李显身旁的时候,悄悄说了一句:“你怎么会在这?”

“我开的店,怎么不能来?”李显对周萱印象不太好,语气也很冷。

“你开的?你哪里那么多钱?”周萱打量了一番小店,看着商品琳琅满目,不由诧异地问。

“自然是赚的,难不成是抢的?”李显抿了一口茶,要不是看在当初一千块的份上,他是不愿意多费口舌的。

周萱也没有再与李显多说,在店里看了看,买了两件衣服就走了。

吃过午饭以后,眼看着这边也没什么事做,李显又回了学校。

他找到了在学校一个角落啃馒头的张淑华,见她的馒头已经有些发干了,于心不忍,又带她出门找了一家饭馆,给她点了一碗面。

“那些小混混又找你了没?”李显支着脑袋看她吃饭。

张淑华摇摇头,没有看李显,继续吃着面,吃的很慢。

“你愿意做模特么?我的服装店缺个模特。”李显想给她一个正经工作,这样她也能养活自己。

毕竟是同班同学,也不忍她就这么毁了。

“听你的就行。”张淑华的语气很淡,问都没问要做些什么,似乎没什么提的起她的兴致。

吃完饭,李显塞给她一百块,说是提前付的工资,其实是不忍心看她继续啃着馒头。

到了学校,两人间隔的距离远了些,因为不远处就站着虎视眈眈的巡逻队,目光凌厉地注视着他们。

分开时,李显想了想还是说道:“要是那群小混混再找你,你就跟我说,我去找支政,让支政找他爸,他爸据说是局长。”

张淑华没有说答应,也没有拒绝,一个人走了。

天色已经有些暗了,李显回了教室打算看看书,毕竟自己学习底子有,但差不多都忘干净了。

晚上教室里只有一个老式的灯泡,发出昏黄的光,被风一吹,摇摇晃晃。

书本上的字看得并不太清,可没有办法,只能加油拼一把,别到时候大学都考不上,那就丢人丢大发了。

教室后门突然被打开了,进来了一个人,李显随意看了一眼,是赵兵,成绩在分班时第一,他也就顺理成章成为了班长。

赵兵看到李显的时候,显然也愣了一下:“是你,你怎么?”

说着,赵兵看了看李显的课本,有些不敢置信,一个差生也能这样勤奋?

“忘的多了,过来复习一下。”李显随口回应了一句。

“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。”赵兵对李显善意一笑。

李显心中一暖,也笑着回应:“好啊。”

不过一晚上,李显都没有去找过赵兵,他不是不会,只是很多知识忘记了,重新看一遍后,也都能理解。

每天晚上,李显都会来上晚自习,复习功课,经常会遇到赵兵,看来他成为第一名确实是勤奋所致。

就这样持续了两个月,到了期中考试,李显本来也没有多少把握,可成绩一下来,不仅是他,就连全班都震惊了。

班级第十五。

支政和薛洋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李显,他俩成绩很稳定,一个倒数第一,一个倒数第五。

“哥们,你这是扮猪吃老虎啊?”薛洋拿起李显的试卷,看了又看,发现自己不认识,又不耐烦地扔给他。

“我觉得李显是故意报复吴迪,不多不少,恰好高他一名。”支政盯着手中的全班排名说道。

“侥幸,侥幸!”李显撇撇嘴,望着窗外,刻意躲过班上人的眼神。

此刻的吴迪,脸都气成了猪肝色,忿忿地说道:“有些人抄来的成绩,还沾沾自喜。”

话一落地,不少人齐齐望向李显,眼神中的含义不言而喻。

没人相信李显能够取得十五名。

“不服啊?不服你们也考个十五名啊。”支政针锋相对,替李显解围。

吴迪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班长赵兵打断:“都别再质疑了,你们每天晚上要是来上自习的话,也会看到李显每天都在学习。”

李显向赵兵感激地笑了笑,其实他也不太在意这些。

一群人讪讪地垂下目光,连班长都这样说了,他们也都认同了。

下课后,李显又被周翔喊到了办公室。

周翔拍着李显的肩膀笑道:“好小子,我果然没看错你,当初安排你在最后一排,就是为了磨练你,没想到你最终还是做到了。要不要把你位置提前一点?”

李显忍不住在心里吐槽,这脸皮厚到这种程度,也是没谁了。

“我觉得最后一排挺好的,有垃圾桶的氤氲香气可以闻,还有窗外旖旎风光可以看,最主要的还是,不用受人打扰,没什么不好的啊。”

李显一脸真诚地说。

“你这样,让老师很难办啊。”

“老师千万不用操心,放养我就行。”

......

与周翔相互虚伪了一番,李显就回到了教室。

想到了张淑华那件事,他就问支政:“你爸管不管逼良为娼的小混混?”

支政愣了几秒,担忧地问:“老周对你动粗了?逼你做啥?失身了没?可我爸管不到学校啊。”

“你想什么呢,不是说我,再说老周像混混么?”李显白了他一眼。

支政没有回答,但那表情显然是在说像。

“我有个朋友,被人逼得要去跳舞,还要陪人睡觉,这种事公安局管不管?”李显详细解释了一下。

“管!周末,你带她去一趟公安局,我找我爸说。”支政很有义气地点点头。

“好兄弟。”

周末,李显带着张淑华找到了城南公安局,支政已经在门外等候了。

“是你?”支政看到张淑华略显惊讶。

“走了。”李显扭过支政的身子,拉着他往里走。

“李显,咋会是她,你咋认识的?”支政一直在李显耳边喋喋不休。

李显怕影响张淑华的自尊心,于是就瞪了支政一眼:“就你话多。”

警局不是很大,是一座两层的小楼,阳光从墙上的绿玻璃上洒了进来,照亮了每一个角落。

不时有警员路过,一见打头的是支政,也就没有上前询问。

支政将他们引到了局长办公室,一进门就嚷了一声:“爸!”

“注意影响,这里是警局。”一道严肃的声音从里面传来,李显放眼望去,看见一个中年人与支政长的有些像,穿着制服,十分干练。

“叔叔好!”李显拉着张淑华上前叫了一声。

“这几位是?”支政他爸不解地问。

“他们是我同学,这次来有些事,需要你帮忙。”支政指着两人说。

支政他爸一听是同学,脸上露出了笑意,让他们坐下说。

李显也就简单将张淑华的事情陈述了一遍,支政他爸听完皱着眉,一拍桌子说道:“这群人简直败坏社会秩序,这样吧,我让人来做个笔录,接下来你们就不用管了,我来收拾他们。”

张淑华听了脸色有些波动,一个劲地告谢。

支政他爸安慰了她几句,就送几人离开了。

做完笔录,出了警局以后,李显邀请支政一起去服装店看看,支政也没有其他事做,就跟着两人一起。

经过街道的时候,李显看到了一家摄影店,于是特意请了摄影师。

到了服装店,支政彻底惊讶了,绕着服装店走了一圈,不停咂嘴。

“哥们,你才是土豪啊!这么大的店得不少钱吧?”

李显忙着招呼摄影师,随口回了一句:“也还好,你自己坐吧。”

柱子、小玲几人一看多了这么人,纷纷吓了一大跳,还以为是哪里来找事的。

不过,看到李显的时候,也都松了一口气。

李显把来意说了一遍,让小玲几人给张淑华换一些衣服,再让摄影师拍出最好看的照片来,他准备将照片洗成海报类型,挂在店外,招揽顾客。

小玲几人也都按照李显的指示引领着张淑华到试衣间换衣服,不一会儿,换好衣服的张淑华就走了出来。

她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,整个人落落大方,不是很美,却有独特的气质,比之前多了一股精气神。

摄影师也满意地点点头,拍了很多张穿着不同衣服的照片,跟李显要了定金以后,就回去冲洗照片了。

几人留下来吃了一个便饭,依然是李萍做的,有鱼有肉,很是丰盛,柱子还特意与支政喝了一杯白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