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11章 早恋风波

“张淑华,别给脸不要脸,哥几个没功夫和你折腾,让你跳舞是看得起你,不然就送你去陪睡。”

这群黄毛似乎是被女的惹恼了,指着她的脸大声呵斥。

原来她叫张淑华,很老气的名字,李显冷笑一声,记下了。

“大哥,再给我几天时间,我,我一定把钱还上。”张淑华近乎渴求地望着几人。

“想得美,我就不信哥几个还治不了你一个弱质女流。”一个黄毛抓住了张淑华的手腕,张淑华立马尖叫一声。

“李显,救我!”张淑华看向李显的方向。

怎么又是我?李显无奈地转过身,恰好迎上了几个黄毛愤怒的目光。

李显指着张淑华,讪讪地说:“你们,继续,继续,待会弄完了她交给我就是,派出所的人现在到处找她,她偷了钱。”

黄毛对望一眼,其中一个一巴掌扇在张淑华脸上,大骂一声:“臭婊子,尽惹事,好的不学,学人偷钱,下次饶不了你。”

说完,几人骂骂咧咧地走了,一边走一边回头瞪着张淑华。

“谢谢!”张淑华蹲在地上发出几声哽咽,扎起的马尾也跟着一抖一抖。

李显杵在墙角也不知说些什么,本来想大骂她几句,看她这样子又不好意思。

“没什么事,我就回了,你也早点回去吧。”李显不咸不淡地丢下一句话,转身往学校门口走去。

结果,刚走几步,张淑华也跟在他的身后。

李显害怕与这女的打交道,于是加快了脚步,谁知张淑华也加快了脚步。

到了一片绿化带,张淑华忽然喊住了李显:“等等,你跟我来。”

“你干嘛?”李显被张淑华拉进了绿化带,诧异地问道。

张淑华没有回答他,默默地解着衣扣。

李显哪里还不清楚她想做什么,连忙看了看四周,生怕有人看见,一旦被人看见,那可是哑巴吃黄连。

“你别解,你想害死我啊?”李显背过身子,不去看她。

“李显,我们做个交易,你别让人知道我的事,我把身子给你,反正迟早要便宜那群人,你要了我吧。”张淑华移动到李显面前,抓着他的手,往自己胸口放。

“啪!”一道清脆的响声,从张淑华脸上传来。

李显愕然望着她脸上那道巴掌印,有些后悔,下手重了点。

张淑华眼角溢出了泪水,盯着李显的眼睛问:“你看不起我,是不是?”

忽而,她自己又笑了起来,笑得很刺耳:“他们说的没错,我是婊子......”

“你自爱一点,偷钱的事我不会跟人说的,但那钱,于倩也不容易,有的话就还了吧。”李显挣脱了她的手,往后退了两步。

“我如果有钱的话,就还那些人了。”张淑华低下头,抹了抹眼泪。

李显叹了一口气:“我可以先借你一些,把于倩的学费还了,人家一个小姑娘天天梨花带雨的,看见我像看见仇人一样。”

其实,他是懒得与张淑华纠缠,拿出一百六塞到张淑华手里,就当自己丢了吧。

“对不起。”张淑华低头望着脚尖,脚尖轻踢着石子。

“你们哪个班的?在干嘛?是不是在搞对象?”一道手电筒灯光晃了过来,紧随其后是一声喝骂。

“没有,我们在背单词。”李显远远回了一句。

“背单词还能背到绿化带去了?出来,学校三令五申禁止早恋……你们还跑?站住!”

“你别追,我就不跑。”

“你不跑,我就不追,哎哟,我的老腰!”

“FK U MaMa”

……

李显把张淑华送到了宿舍楼下,自己也回了,随意洗了几下,就躺床上睡觉。

他与宿舍的其他同学没有什么交流,平时也不怎么说话。

别的同学也不愿和一个最后一排的差生说话。

第二天,周翔又是一脸怒气地冲进教室。

“昨晚,学校又发生一起恶性事件,居然有学生早恋,公然搂搂抱抱,肆意践踏绿化草坪,幸好被校长及时阻止,校长义正言辞与他们交涉,却被他们二人伤了腰腹,现在躺进了医院。这是开学以来,最恶劣的一起事件。经过校委会开会决定,今后男同学与女同学不得靠近半米以上,不得单独说话......”

李显听得哈欠连天,同时也暗暗鄙视校长,明明是自己摔倒了,为了维护自己颜面,硬是说被别人伤了,可这个锅不背都不行,不背的话,大概就是一个记过处分。

“但这件事还没有完,昨晚我们班有没有人去搞对象?”周翔扫视了一遍所有人。

吴迪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。

李显一看急了,也站起来指着吴迪骂:“吴迪,你小子闭嘴,鸟嘴里是不是又要说我搞对象?”

“李显,你坐下,没点规矩,也不撒泡尿照照,就你还有人喜欢?我压根就没把你当做嫌疑对象。”

周翔瞪了李显一眼,李显噎住了,觉得他说的好像有道理,于是乖乖地坐下。

“吴迪,你也坐下,昨晚应该不是李显,没有女的会眼瞎。”周翔压了压手,示意吴迪别说话。

吴迪面红耳赤,坐下后又站了起来。

“吴迪,你再这样,就给我滚出去,别以为你成绩好,我就不敢收拾你。”周翔刚想说话,见吴迪欲言又止的样子,很是生气,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。

“李显,这小子对你怨气很大啊,看他浑身都在颤抖。”支政悄悄对李显说了一声。

“我上辈子一定是撅了他家祖坟,要不然他怎么会对我死缠乱打。”李显看到吴迪再一次站了起来,无奈地摇摇头。

周翔怒气冲冲地指着吴迪:“你是不是成心捣乱?”

“老师,我想上厕所啊!”吴迪都快哭出来。

“老师,他尿裤子了!”

“赶紧滚!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支政几人扶着桌子大声笑了起来:“活该啊,这小子。”

“贱人自有天收!”

一场早恋风波不了了之,自此之后学校加强了巡逻,专门查早恋情况。

张淑华也将一百六交给了周翔,承认了自己的错误,周翔了解到情况后,没有责备她,只让她好好学习。

李显每天都在争分夺秒地看书,前世学过的内容都忘的差不多了,只能一点一点再捡起来,权当复习一遍。

好不容易挨到了周日,学校放了一天假,李显打算去服装店看看。

拒绝了支政的邀请,李显打车到了服装店,一周不见,周围又多了不少店面。

李显不得不感叹,服装这一行确实不好做,别人又不是傻子,看你赚了钱怎么会无动于衷。

他远远看到柱子正指挥工人在门面上挂一个牌匾,牌匾上写着“大显服装店”几个字。

柱子看到李显后,兴奋地打着招呼,同时向店里喊了一嗓子:“几位妹妹,看看谁来了?”

李萍几人疑惑地走出来,看到了李显,也都很开心,抢着帮他拿包。

李显也没有拒绝,走进店里看了看,大为震惊,两周多不见,店里又有了变化,居然还卖起了皮鞋。

他上去摸了摸,拿起来闻了闻,居然是人造革。

“栓子进的货?”李显笑着问。

“上一周大哥跑了一趟深圳,听人说人造革很流行,也就带了一批回来,确实很好卖,真皮太贵,这玩意和真皮外观上差不多,价钱却低了不少,大家也都图个新鲜。”

柱子凑了过来,拿起一只皮鞋,用力扯了扯。

“不错,栓子眼光还行,我觉得还应该再进一些女式内衣,咱们得把花样玩起来,始终领先别人一步。”李显点点头,对柱子两兄弟越发刮目相看。

“女式内衣?”柱子摸了摸脑袋,有些跟不上李显的思维,这东西有人敢买么?

李萍倒来一杯水,送到李显手上:“哥,喝点水,解解渴。”

“萍妹,漂亮了不少啊。”李显喝了一口,见李萍穿上新衣服后和城里女人比,也差不了多少,调笑了一句。

“哥,你就别取笑我了,我去做几个菜,中午可不许走哦!”李萍又给李显搬来一张椅子,笑着走进了后院厨房。

李显又绕着小店看了看,核对了一下账本,没发现有什么问题,也就与小玲两人闲聊。

“小玲,小艳,工作的还顺心吧?”

“挺好的,老板。”两人一边整理衣服,一边回头笑着回应。

“那就好,有什么要求尽管提。”李显想与员工打好关系,话说的很随和。

“老板工资给的高,我和小艳都很满意。”小玲将一件短袖搭在衣架上。

李显看了一眼摆放皮鞋的柱子,问道:“柱子没欺负你俩吧?”

柱子一听不乐意了:“大显,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对她俩,我可是含在嘴里怕化了。”

这时,店里来了顾客,小艳立刻迎了上去,李显也朝门口看了一眼,只是这一看就不好了,来人居然是周萱。

周萱也看到了坐在店里的李显,不由皱了皱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