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欲封天

斗欲封天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04:08:56

最新章节: 彭家的门缓缓打开了,黄婆志得意满地收住了声音,望着众人,沾沾自喜地说道:“还是得老婆子我出马,一般人还真搞不定彭老大这个顽固。”桂家人欣喜地附和起来,女人拽了拽了她的女儿桂芳:“愣着干嘛,上去啊。”桂芳埋怨地看了一眼爹妈,“还是算了吧,当初那么对他们,现在多不合适啊。”“我说你这死丫头,有什么不合

第10章 原来是她偷的

李显这一句话音落下,不少人低了头,露出惭愧的表情。

吴迪急得面红耳赤,心一横说:“反正不管你怎么巧舌如簧,你就是多了不明之财,不信搜身,你敢吗?”

李显一听乐了,高中生是不一样,成语用的一套一套的,仿佛他就认定自己偷了钱一样。

李显懒得与这种人纠缠,理也未理他,自顾自坐下看书。

这时,于倩幽怨地看了李显一眼,全班也愤怒地看了李显一眼。

周翔却沉默了,不过,脸上的表情像是要杀人一样。

支政悠悠说了一句:“搜身侵犯人身自由,要坐牢的,放着大好的大学不考了?”

深受他爸耳濡目染,支政了解一些法律,故意吓唬吴迪。

“就他那熊样还考大学?以为坐在第三排真把自己当个人物,我宁愿相信李显考上大学,也不信这白痴能考上。”

薛洋趴在竖立的课本下,压低了声音回应支政。

吴迪立马蔫了,眼巴巴看向周翔。

周翔给了吴迪一个安慰的眼神,紧接着又看向李显:“李显,目前就你最可疑,你怎么证明没偷钱?”

李显一听来气了,一股脑把身上的钱全部搜出来,扔在桌子上,指着一沓钱问:“我用的着偷么?”

周翔三两步走到李显的桌子旁,拿起钱看了又看,足足有两千块,全部都是清一色的黑色钞票。

“这都是你的钱?”周翔举起钱,疑惑地看着李显。

不举还好,这一举全班震惊了,两千块形成的视觉冲击实在强烈。

“行啊,李显,看不出你有点小钱。”支政凑上去数了数。

“老师,我的是十六张十块钱。”于倩不时往那沓钱上张望,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。

吴迪眼睛都看绿了,差点跳起来,指着钱说:“还说没偷,哈哈哈!现在人赃并获,没什么话好说了吧。”

李显真的很想抽他丫的几巴掌,可是老周在他身边,一直盯着钱,翻来覆去地看,让他只能忿忿地咬着牙。

“你是什么时候瞎的,还是得了白内障?人家于倩说是十块钱,李显的钱都是一百块,有病得去治,脑瘫例外。”

支政看不下去了,怼了吴迪一句。

“不可能,他一个穷鬼哪里会有这么多钱?”吴迪脱口说道。

周翔将钱还给了李显,走到讲台上,拍了拍桌子:“今天这事到此为止,李显你下课后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下课后,李显到了周翔的办公室,这里是一层低矮的小平房,里面放了一个老式的电风扇,呼啦呼啦地吹着。

看到李显以后,周翔移开了一个椅子,让他坐下。

两人四目相对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,最后周翔先忍不住了:“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?”

有啊,我只想骂你!

当然这句话,李显只敢在心里说,惹怒了周翔,把自己弄退学了,得不偿失。

“没有!”李显坦然地看着周翔。

“那些钱......”周翔瞥了瞥李显的口袋。

“我挣得。”李显心里堵着气,没给什么好脸色。

“以前我怎么没看出你有这么大的能耐,比老师工资还高?”

“是金子总会发光的。老周,你认识我几年了?你觉得我是做那种事的人吗?”李显叹了一口气,语重心长地说。

周翔刚拿起搪瓷杯喝了一口水,被他一副老成的样子,差点呛出来,咳嗽几声说:“李显,注意你的说话措辞,你身为一个学生,最起码要尊敬师长。我允许你重新组织一下语言。”

“周老师,我看不上那一百六,你要说吴迪偷得,我信。”

李显自然不会放过坑吴迪的机会。

“行了行了,吴迪没那胆。”周翔放下茶杯,摆了摆手。

“老师,你可不能厚此薄彼,知人知面不知心呐。”李显拉了拉周翔的袖子。

“滚滚滚!”

李显从周翔办公室回到教室后,靠墙躺着的支政立马给他让了路,故意大声吼道:“恭迎李大将军凯旋归来。”

薛洋扭过头来,看着李显诧异地问:“你咋会毫发无损地回来了,老周没请你吃顿板子?”

“老周那人吧,嘴硬心甜,叫我过去也就是唠唠家常,他说他已经知道是谁偷钱了,等着某人自己去自首,不然就报警了。”

李显故意抬高音调,一边说一边看向吴迪。

“皆大欢喜,薛洋,晚上你请客。”支政一拍巴掌,又推了薛洋一下。

“支哥,我的烟都被你没收了,你咋还让我请客,这个月我还过不过了?要请也是李显请,那红灿灿的钞票,我可是看在眼里啊。”薛洋苦着脸,指了指李显。

“天天瞎显摆,还不是我爸妈的钱。”周萱听到他们的对话,白了李显一眼,在心里默默说道。

支政捶了薛洋后背一下:“就你小气,你老子以后的公司不都是你的?”

“支哥,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我爸妈酝酿着生二胎呢!他们总说我已经差不多废了,要是明年高考连大专都考不上,就再造一个新的,以后指不定把财产分给谁......”薛洋幽怨地撇了撇嘴。

李显是服了这一对活宝,不说点什么,他们还得继续闹下去:“放学后,对面小餐馆,点几个菜,咱三一起。”

“豪爽,小李子,当初你薛哥我第一面见你,就觉得你是个可造之材,比什么第三排的垃圾无敌强多了。”薛洋连忙凑到李显的桌子旁,压倒他的课本,“兄弟,要不饭我就不吃了,饭钱给折算一下,给你薛哥买包烟呗,红喜梅就行,你要是给哥买包中华,哥天天念你好。”

“想的美,爱吃不吃,不吃我就和支政两个人吃。”李显推开他的手,这小子简直嗜烟如命。

“你就抠吧。”支政踹了薛洋一脚,薛洋立马老老实实转过身子。

放学之后,三人一起到了学校门口的小饭店,没有多少人在,大部分学生晚上都回家了,不回家的也没钱在这里吃饭。

上一世的李显就属于没钱吃饭的类型,好几次同学喊他来吃饭,他都拒绝了,因为还不起人情。

餐馆老板顶着一张胖脸,见到三人笑成了弥勒佛。

“同学,来来,包间里面坐,要吃点什么?”

“敢贵的整,不差你那几个钱。”薛洋壮着嗓门,大大咧咧地走进了包间。

这货还真是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。

“那敢情好,最近剩了一点牛肉,给你们整上?还有一只土鸡,煮个汤锅?”老板拿了一块抹布,将桌子擦了一遍又一遍。

“行了,赶紧去做吧,上了一天课,饿死了。”支政一看老板磨磨唧唧的,有些不耐烦。

李显坐下笑了笑:“睡觉还能睡饿了?”

“梦里也是有活动的,好吗?”支政趴在桌子上,一副困意绵绵的样子。

而薛洋这货上课也基本是睡觉,但他下课后就生龙活虎。

此刻,他在房间里东找找西翻翻,嘴里骂骂咧咧:“这老板真抠,烟都没有。”

“少抽点吧,看你牙齿都黄了,多难看。”李显劝道。

“你不懂,哥这叫社会人,要不是条件不允许,哥还想把纹身打上。”薛洋指了指自己胸口。

支政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:“那我就可以经常在我爸的派出所看望你了。”

“支哥,你就不能说点好的?”薛洋一听不高兴了。

“各位,等久了吧,汤锅来咯。”老板笑眯眯地端来一个火炉,架起了汤锅。

不一会儿,又送来了一大盘切好的卤牛肉。

支政率先动了筷子,吧嗒吧嗒嘴说:“要不来瓶酒?”

李显摇摇头说:“不了吧,我前段时间刚受过伤,喝不了酒。”

“哟,咋了,严重不?”两人齐声问道。

李显忽然想起了周萱的警告,他也不想与周萱有什么瓜葛,连忙摇头:“小事,不严重。”

“哥两个,吃完饭有没有兴趣陪我去玩两把?”支政夹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,慢悠悠地说。

“支哥,玩啥子?”薛洋两眼放光地问。

“还能有啥,玩牌呗,赚赚钱。”

李显看了一眼天色,想着晚了可能宿舍门都关了,也就没有答应。

吃完饭后,李显给了十五块饭钱,支政两人一同走了,他们不在学校里住,家就在县里。

沿着老旧的街道,过往的记忆一幕幕袭来,他扶着墙壁慢慢走去。

突然,他看到学校围墙一角,有几个男的正在拉扯一个女的。

那女的他有些印象,好像是一个班的。

女生的表情有些恐惧,却被人围在中间。

“父债子偿,天经地义,还不上钱,就跟我们去跳舞,你这身材嘛,虽说一般,但总会有老板眼光独特,看上你的。前段时间有个麻子脸,也和你一样说不要,现在混的多开,那股骚劲冲的我,哎哟,不说了。”

“你们放过我吧,我已经给你钱了!”女生声音都在打颤,一直抱着自己,不让他们触碰。

“一百六连个零头都不够,你老子欠我们三千多,他人现在不知道躲哪了,放了你,我们喝西北风去啊?”这群人看上去是混社会的,头发染的黄不拉几。

“我,我……”女生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李显隐约听到一百六十块,心里瞬间明了,原来是她偷的。